TOP

甄妮:听到笨蛋唱恨不得自己上
[ 录入者:编辑 | 时间:2012-05-24 12:58:35 | 作者: | 来源: | 浏览:779次 ]

点击浏览下一页

    采访者: 苏蕾

    被访者:甄妮

    2月11日,暌违广州十多年的香港金嗓歌后甄妮,将在天河体育馆举行全新的个人演唱会。前晚,她抽空接受了电话采访,表示会拼了命地完成每一场个唱。在感怀罗文等老友的同时,不久前在香港颁奖礼上获“金针奖”的甄妮毫不掩饰自己对目前乐坛的失望,直言一整晚自己能叫得出名字的歌手没几个,而做艺人的种种不易也让她只希望女儿做个普通人,简单快乐地生活。

    广州个唱:

    歌曲风格有清纯有性感有摇滚

    苏蕾:听说您做完这一轮演唱会打算“封麦”,是真的吗?

    甄妮:我没说过,我只是2010年12月10日把手摔断了之后需要一段时间休息。我哪里舍得封麦,唱歌是我的最爱啊!只是这一轮演唱会原本计划两年做完,因为(手部)意外受伤,中间不得不休息了一年,很多地方的演唱会也都因此延期。现在我的手已经好了七八成,所以重新开始做,之前答应了的地方我都会去。

    选唱“不唱下不了台”的歌

    苏蕾:您的歌唱生涯跨越40年,一共出过130多张唱片,开演唱会选曲会不会很为难?

    甄妮:所以,我选的基本都是大家很喜欢,如果不唱就下不了台的那些歌曲。即便如此,演唱会的时间还是很难全部消化,所以当一些比较活泼的观众在现场叫出歌名,我可能会清唱一段。

    苏蕾:1000多首歌曲,有没有您自己最爱的?

    甄妮:作为歌手,每出一张唱片都必须全心全意地爱那些歌曲,你们可能会有偏爱,但我不会。

    “每次我都拼了小命地唱”

    苏蕾:已经十多年没来开过演唱会,您会带给广州歌迷什么惊喜?

    甄妮:微调一定会有,比如去年台北“小巨蛋”那场国语歌多一些,而到了广州会以粤语歌为主。整场演唱会会根据歌曲风格分为几个段落,有清纯的,有性感的,有经典传统的,也有比较摇滚的。至于惊喜,你一定要去看哦,只有到了现场才知道,否则就不能叫“惊喜”了。

    苏蕾:您是第一个在香港红馆开唱的女歌手,但好像每次场次都不多?
 

    甄妮:场次如果太多,就不会用100%的力气去做。作为观众,你要歌手用80分力气唱的20场,还是用120分力气唱的4场?每次开唱,我都会养精蓄锐,然后拼了小命。我不肯多唱的另一个原因,是我的歌都不容易唱,有很多高音、长音。

    现在对我来说,唱歌是兴趣,我不会刻意言退,但同时我需要充足的时间休息。

    回归生活:已不需要手牵手嘴对嘴的男友

    苏蕾:这次演唱会的服装都是女儿帮你设计的吧,您最喜欢其中哪一套?

    “女儿担任个唱‘老大’”

    甄妮:我自己比较偏爱华丽的风格,但这次我们是在几十套服装中筛选出公认最好的几套,而且每套服装都与歌曲的风格、意境相配合,比较轻快的歌曲我就穿短裙,比较稳重的歌曲我就穿长裙,所以,每一套都是我的最爱。

    苏蕾:女儿曾在一次台湾的演唱会上和您一起演唱《梦中的妈妈》,这次到广州会拉她上台吗?

    甄妮:她这次担任导演,要坐镇中控台,没时间上台见大家。所以,我是小兵,她是老大,我要听她的吩咐。

    苏蕾:许冠杰、林子祥的儿子纷纷追随父亲进军乐坛,您没有想过把女儿培养成歌手或者艺人?

    甄妮:没有。做艺人其实是有得有失的,我们会得到一些金钱、享受和歌迷的爱护,但要牺牲的也很多,比如私人生活空间,还要任人评头论足。我是没办法了,已经入行了,而我希望孩子能过平凡人的生活、能快乐。

    再加上我觉得她也不太适合这个圈子,这个圈子要求你能接受各种批评、真话或假话……她未必可以承受这些。她的脸皮很薄,不像我脸皮厚得机关枪都打不穿(笑)。做艺人是一条不容易走的路,那么,我为什么还要让她再走呢?!而且她现在在美国很好。

    苏蕾:您曾经为了女儿十几年都没怎么唱歌,是否有女万事足?

    甄妮(笑):怎么可能有女万事足!女儿终究要跟男朋友跑掉的。

    “我的感情世界不需公告”

    苏蕾:您在学生时代就很多人追,有没有跟女儿分享恋爱心得?

    甄妮:以前的女孩子很矜持,现在的女孩子很主动!可以主动追男生,她不倒过来教我已经很好了。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她的男朋友也要很喜欢、很孝顺妈妈。她天天叫我去交男朋友,好像我是累赘似的。

    苏蕾:但这么多年来,您的感情世界好像一直平静无波?

 

    甄妮:第一,我不需要告诉别人;第二,都一把年纪了,需要的是心灵相通的朋友,男女朋友倒不必在乎了。喜欢手牵手、嘴对嘴那种很激情时代,已经过去了。

    追忆往昔:现在已不觉得做歌手很光荣

    苏蕾:《铁血丹心》这次会唱吗?您是否会包唱罗文的部分?

    甄妮:《射雕英雄传》的歌曲一定会唱,只是以怎样的形式来唱,是个要到现场才揭晓的秘密。

    “台上已无罗文和我斗气”

    苏蕾:每次唱起这首歌您会不会很想念罗文?还有曾说您是“巨肺”的黄,偶尔想起他们会不会很伤感?

    甄妮:的确很伤感。我和罗文台下是死党,台上却喜欢吵吵闹闹。他很爱和我“斗”,每次登台都要斗谁的衣服靓、谁唱得更大声,其实就是闹着玩“斗气”。现在,再没有人和我在台上“斗气”了,很颓丧。现在的歌坛,有谁可以代替他呢?还有黄,他的歌词的水准现在又有谁能达到,他的歌词每一句都扣人心弦、让你感同身受。现在很多歌曲,不是歌词过于直白,就是长到很难背下来或过于别出心裁。其实,歌应该是让大家都能开心、轻松地唱的。现在的歌,偶尔听到我都感慨“没感觉”,那我就少唱吧;但是听到那些笨蛋唱歌,又恨不能把麦拿过来自己唱。

    “现在做歌手门槛太低”

    苏蕾:您好像不太喜欢现在的歌手?

    甄妮:我说过,流行歌手的素质要回到上世纪70、80、90年代那样才正常,但已经回不去了。那个时候,邓丽君、我、罗文、许冠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色和风格,而现在的歌手多到市场不知如何容纳、观众不知如何选择。因为门槛低,随便谁都可以做歌手,个性上也难分辨。以前,我觉得做歌手好光荣,现在却不觉得了,因为满大街的歌手,会唱歌的却不多。我现在唱歌不为混口饭吃,只为自己开心。如果觉得不快乐,那么再多的钱也请不动我。

    苏蕾:不论外形还是嗓音,您都保养得挺好的,是如何做到的?

    甄妮:保持开朗的心情和健康的生活,早睡早起、规规矩矩地生活,想有病痛都难吧。绝不接受没日没夜地工作,那样的话会很快摧毁身体,原本能工作30年的,变成只能工作15年。但我不拍戏的最大原因还是,没办法做到导演讲一个动作我做一个动作。我是学电影的,所以会有很多自己的意见,觉得不合理就不会接受,所以导演会觉得我不乖。

[上一篇]中国新闻周刊:郑钧:高级颓 [下一篇]王宝崇拜能上春晚的摇滚歌手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