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专访舞蹈节组委会秘书长韩子勇
2012-06-07 12:13:07 来源: 作者: 【 】 浏览:1007次 评论:0

点击浏览下一页
新疆文化厅党组书记、副厅长 韩子勇

  采访:叶富伟

   被访:韩子勇

  记:舞蹈节正式落幕,你最想说什么?

  韩:舞蹈节是新疆有史以来最大型的文化活动。我参加过国内许多大型文化节庆活动,就规模、质量、水平而言,我们的舞蹈节是一流的。舞蹈节的成功,说明了一件事,新疆人是能够办大事、干大事的。

  记:很多观众都说舞蹈节太high了,听到这样的评价,你的感受是什么?

  韩:很爽,爽到不可以。真正是“新疆特色,中国风格、世界潮流”,真正是“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

  我应该感谢首府观众,感谢他们对舞蹈、对艺术所迸发出来如新疆的太阳一般火辣辣的热情。我每天晚上都会巡视好几个剧场,看到各民族观众从四面八方赶来,有内地游客、时尚青年、邻居大妈、有的还是小孩子。他们文明观演,很懂艺术,知道什么时候该鼓掌,很多演出谢幕长达20分钟。那些来疆的艺术家们对我们说,新疆的观众太可爱了,太懂艺术了,是全国一流的。

  记:你会从哪几个方面总结本届舞蹈节的收获?

  韩:我们始终按要求,体现开放、体现多元、体现国际性和规范化,体现现代文化理念。既懂得欣赏自己的美,还懂得欣赏别人的美,同时还能使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各种美的元素和谐相处。

  通过本届舞蹈节,让大家看到了新疆的开放,开放的新疆更开放。新疆和8个国家接壤,新疆是我国向西开放的门户。如果我们通过文化把开放的工作做得更好,使大家观念上、视野上、眼光上更具有开放意识,这对新疆的发展也会更好。

  每天在剧场看到各民族观众其乐融融,一起被舞蹈艺术所吸引,谢幕时一起起立,久久不愿离去,这就是一种和谐。它说明一个道理,不管是哪个民族,不管是什么样的文化背景,大家在美的艺术面前,都有一个共识,这种共识带来和谐。
 

  新疆离内地比较远,尽管已经是网络时代,有综合立体的交通体系,但所有的沟通都代替不了面对面的沟通,舞蹈就是个沟通的舞台。

  记:今年舞蹈节最受观众欢迎的就是低价售票,这让更多人有机会走进剧场。

  韩:舞蹈节坚持文化惠民政策,坚持以低价位的社会化、市场化的方式向社会公开售票,使大家都能有机会看演出,这体现了文化公平。文化公平最重要的是起点要公平,机会要公平。采取售票的方式就是起点公平,机会公平。之外我们还有免费的派票,媒体抢票,这也是为了要照顾到各个群体,让经济能力差的观众也有机会走进剧场。

  记:舞蹈节期间,什么事让你印象深刻?

  韩:我们在每个剧场都安排了二三十名工作人员,他们看到了很多感人故事。有一位老太太连续3天排队领免费票,每次都是到她就刚好领完,到第三次时,老太太哭了,说自己运气这么差。在她之前领票的小伙子看到后就立即把自己的票送给她。我们工作人员也很感动,最后在剧场给小伙子搬了个凳子,让他看了演出。

  记:在此次舞蹈节,本土院团的演出也带给了很多人惊喜。

  韩:原来我们估计人们的心理是求新求异。本土歌舞大家比较熟悉,可能观众不会很积极,但新疆本土院团的演出受欢迎程度超出我们的预料。很多内地和外国艺术团的演员以及来疆的游客等观众看了木卡姆团的演出后赞叹不已,认为不输于内地和任何外国团队。

  还有,舞蹈节也成为了大家相互交流,相互学习的平台。比如舞剧《红楼梦》里面既有民族舞蹈的语汇,也有现代舞的肢体表达,还有芭蕾舞的元素。我们本土的舞蹈家就提出,新疆歌舞是不是能在保持民族特色的前提下,多一点现代舞的东西,加一点芭蕾的元素,把其它舞蹈的形式、元素和技艺融汇到民族舞蹈当中来丰富自己。

  记:有遗憾和不足吗?

  韩:今年舞蹈节还是有一些小小的遗憾和不足。比如说,我们虽然在舞蹈节的节目单和媒体上公布了舞蹈节剧场的地图和乘车路线,但很多观众对剧场的具体位置还是不太清楚。如话剧团剧场在阿勒泰路,但有些观众跑到了延安路。如果我们的服务更加人性化一些,在买票时就给每位观众发一张地图,就能很好地弥补。

  还有售票方式。一开始我们想上一套高科技的售票系统,考虑要节省资金,没上,导致观众在一个点没法买所有点的票。下届我们希望做到观众能够在网上购票,包括购所有场次的通票,这些都能实现。

  记:这个好像在专场演出期间就做了改进?

  韩:对,但毕竟迟了一步。此外,我们也在考虑,到了第三届时,我们的开幕式是不是也可以采取售票的方式。因为开幕式的场面最大,也是最精彩的,能让更多的观众能在现场欣赏到开幕式,把低价惠民的政策贯彻到底,更加体现“艺术的盛会,人民的节日”这一宗旨。

  记:在网络论坛里,有很多观众提到了观看演出便利性的问题。有的提出在舞蹈节演出期间应该设立公交专线、延长出车时间,保证与剧场相隔很远的观众也能没有犹豫地去看演出。您觉得这方面能实现吗?

  韩:这些天我每天都在上网,也很关注网民的反映,能立即解决的问题,我们立即解决。像售票问题,我们就是想尽办法,哪怕是用最原始的方法也希望为大家买票带来方便。

  公交车的问题,我们下一届也会考虑进去,积极反映和协调,至少可以让剧场沿线的公交车延长一段时间,让观众看完演出后能坐公交车回家。

  舞蹈节刚刚结束,很多人就问我,下届什么时候呀,有哪些演出团队呀。大家期盼下届的热情是我们工作的动力和信心。事实上因为这届的成功,我们也的确开始忍不住地规划下一届该怎么办。我想,质量更高,规模更大,效果更好,请更棒的团队,更加注重用社会化、市场化的方式来体现文化惠民,使更多的人走近舞蹈节,这是我们下届的愿望。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专访 舞蹈家 韩子勇 责任编辑:编辑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多米尼克・博万:舞蹈已走.. 下一篇日本现代舞大师田中泯专访 舞踏是..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