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舞蹈家刀美兰访谈录
2012-08-07 17:05:38 来源: 作者: 【 】 浏览:1066次 评论:0

    刀美兰,中国著名舞蹈表演艺术家。上世纪60年代,她已成为全国闻名的具有代表性的傣族舞蹈艺术家,其早期代表作品《孔雀公主》等,带有浓郁的少数民族风情,向世人展示了她独特的风采。在文艺新时期,她表演的《金色的孔雀》和《水》,更是受到了广泛赞誉,在海内外舞台上创造了傣族舞蹈里程碑式的艺术形象。时至今日,她依然活跃在舞蹈教育第一线,为民族舞蹈文化的传承做出了积极贡献。近日,记者走近这位“孔雀公主”,探访她的工作现状,寻觅她的心路历程。
 
    与蟒蛇和谐相处

    记者:我小时候也爱好舞蹈,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您的“孔雀舞”时,就被您曼妙的舞姿深深打动,守着电视久久不肯离开,很想知道这位漂亮的阿姨是怎么把孔雀跳活的。您的表演打动了海内外千千万万的观众,被誉为“中国第一只金孔雀”,能谈谈您这种独特的艺术风格是怎样形成的吗?

    刀美兰:这要从我生长的经历谈起。我的傣族名字叫“楠蝶提娜”,意思是“仙女的百合花”,代表着吉祥幸福。过去傣族只有公主才可以用“楠”,而公主身份并不会使我跟其他百姓区别开来,我经常跟寨里的小伙伴们一起爬树、摘野果玩。

    我以前住的那个寨子叫宣慰街,它面朝湄公河,背靠深山老林,我幼年时一天到晚就在这个植物王国里自由地玩耍嬉戏。白天,我会到树林里去摘野果、采野花,还喜欢在清幽幽的河边观察孔雀,跟它们一起喝水,跟它们比美,拣它们美丽的羽毛带回家欣赏。如果不去森林,我就跟我们养的大象玩耍。大象的性格非常温顺,是傣家人不可缺少的劳动助手。我很喜欢它,总是偷偷地把奶奶蒸的糯米饭包上甜角和香蕉从竹楼上扔给它,它就会高兴地把鼻子搭到竹楼上,让我顺着滑下去,再把我卷起放到背上,真是开心极了!

    晚上,在竹楼里睡觉时,经常会听到大象、猴子、老虎等野生动物的叫声,有时它们还来竹楼下面找东西吃,但是我们从来不计较,大人们总是说:“它们饿了,就让它们拿走吧。”甚至经常有蟒蛇盘在竹楼下乘凉,我们也不觉得害怕,因为它们和我们一样都有灵性,你不犯它,它自然也不会伤害你,彼此就这样和平共处。

    美丽的西双版纳给予我快乐的童年和创作的源泉,我创作和表演的代表作《水》和《金色的孔雀》,就是傣族人民幸福、吉祥、美好的象征!这一切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这就是我为什么能跳出“美兰味”孔雀舞的原因。

    傣族舞的美不在于腿能踢多高

    记者:您是一位伴随共和国成长的艺术家,见证了新中国60年的沧桑巨变。请问您对当代民族舞蹈艺术创作和表演有什么看法?

    刀美兰:在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下,中国人民过上了幸福的日子,摆脱了落后与贫穷。舞蹈艺术也有巨大的变化与发展,无论是舞蹈内容和技巧都丰富了很多,也涌现了不少优秀人才。各种科技手段也运用在舞蹈中,使得舞蹈本身更加精彩好看。但是,与此同时,也出现了很多令人忧虑的现象。

    就拿傣族舞蹈来说,在舞蹈动作上硬加入了很多不伦不类的动作,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因为傣族舞蹈自身就有很多美丽的肢体语言有待发掘,我们都还没有向世人表现完这些秀美的舞蹈语汇,为什么要拿别人的甚至是西方的现代舞硬加进去呢?为了技巧而技巧,看来看去“四不像”。

    傣族是水的民族。我们崇拜孔雀和大象。傣族舞的独特美不是表现在腿能踢多高,能转多少圈,而是一种由内而外的秀美。所以,我们现在的舞蹈编导者在创作民族舞蹈作品时,一定要了解这个民族的历史、风俗及宗教信仰等,绝不能任意地改编臆造,这样发展下去会对下一代产生严重后果。

    但是,现在的很多傣族舞中竟然出现了男子把女子举过头顶、骑到脖子上等动作,这完全脱离了一个民族的生活和文化特征。还有,象脚鼓是傣族佛教的神鼓,在过去女子是不能碰的,现在,女子在舞蹈中可以轻轻地敲打它了,这是舞蹈的发展。但是,让女子站在象脚鼓上做动作就不可以,这不仅是对民族历史文化的不尊重,更伤害了民族感情,我们傣族人民接受不了。

    中国是多民族大国,如果其艺术作品没有民族属性,而是东拼西凑而来,那我们的子子孙孙将再也看不到真实的民族舞蹈了,也就失去了“根脉”。我认为,一名舞蹈艺术工作者,要有责任心和良心,决不能辜负党和人民对我们的希望,我们的作品要更加贴近人民、贴近群众、贴近生活,这是舞蹈艺术的“根”。要懂得,得到人民群众肯定的舞蹈作品,才是真正的精品。

    “小孔雀”就要起飞了

    记者:是什么原因让您萌生了创办“刀美兰民族艺术希望学校”的想法?到目前为止,您对傣族传统舞蹈艺术的传承发展做了哪些努力?

    刀美兰:傣族是一个历史悠久、纯朴善良的民族。在我们看来,从佛教中可以学到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过去,所有傣家人的小男孩在七八岁的时候,就要到佛堂当和尚,就是为了让他们从《贝叶经》里学习怎么做人——做好人才能做好事,做好人才会有前途。在我们那个年代,如果男孩没有当过和尚,傣族的姑娘是绝不会嫁给他的,会认为他没文化、没素质、没修养。

    而现在,我回到家乡,发现了一些问题。有一部分傣族青年人,女的不爱上学,男的也不去当和尚,汉字不懂,傣语不会说,一问三不知,整日游手好闲,我作为一个老艺术家为他们感到担忧。

    于是,我意识到少数民族青少年教育的问题必须要抓紧了,不能让傣族的下一代生长在知识的荒漠中,树立错误的世界观、人生观。所以,我下定决心,克服困难,终于在云南建立了两所“刀美兰民族艺术希望学校”。学生由刚开始的60名增加到现在的600多名,其中有些孩子已经被各地艺术院团看中,“小孔雀”就要起飞了。看到孩子们能有美好的未来,我感到很欣慰。

    与此同时,在东南亚地区访问演出期间,有很多国外友人称赞道:“我们国家也有孔雀啊,怎么没见有人能跳出您那样的神采,您的孔雀舞真是跳得太绝了!我们的演员也想跟您学跳孔雀舞。”我就想,傣家人和东南亚一些国家和地区之间,有相同的语言风俗、宗教信仰,如果我能用我的孔雀舞在祖国和这些国家之间搭造一座牢固的友谊之桥,该是多么好的一件事啊!所以,我计划创办一个“金孔雀艺术学院”,面向全国及东南亚各国招生。这样他们可以到中国学习中国的民族舞蹈,我们也可以派学生学习东南亚国家的民族舞蹈,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频繁了,感情自然就加深了,国家之间的友谊就会长存。

    我不会忘记周恩来总理对我的谆谆教导,不会辜负温家宝总理对我的殷切希望,我会继续创作出更多健康向上、鼓舞人民、代表国家先进文化的舞蹈作品。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舞蹈家 刀美兰 访谈录 责任编辑:编辑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用舞蹈诠释皮娜”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