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对话八一厂厂长明振江 体制内的辉煌与困窘
2012-06-14 13:27:25 来源: 作者: 【 】 浏览:1103次 评论:0

点击浏览下一页

    访问者:石一

    被访者:明振江

  对于新中国电影观众来说,八一电影制片厂是不可磨灭的观影记忆。光芒四射的五星军徽,仿宋体美术字厂名,雄壮铿锵的军歌。很长时间里,中小学校的男孩子们只要看到这三者出现大银幕上,马上血脉贲张:战斗就要开始了!

  八一电影制片厂于1952年8月1日正式建厂,是中国唯一的军队电影制片厂,在近60年的历史中创造了辉煌的成就,诞生出几代电影观众心中的红色经典。军事教学片《地道战》《地雷战》的剧情紧张诙谐,超过今天很多影片。《英雄虎胆》是剿匪片和潜伏剧的先导。《柳堡的故事》首次把缱绻的情歌谱入战士的心房,《农奴》成就了中国黑白影像的高峰,载歌载舞的《东方红》对新中国声音传播之广更是前所未有。80-90年代,八一厂重点拍摄军事战争题材,特别是三部六集的巨片《大决战》,创下了世界战争片史上的多个记录。八一厂的纪录片在业界一向以工作艰巨而制作精良著称,1984年的《国庆阅兵》至今仍然被资深军迷奉为经典。八一厂在译制片方面的实力往往被大众忽视,实际上《翠堤春晓》《巴顿将军》《阿甘正传》《拯救大兵瑞恩》等优秀译制片都是出自八一厂。

  八一厂毋庸置疑是国家计划体制的一部分,同时又具有鲜明的军队作风。在60年间,八一厂积聚起雄厚的技术人员力量,正如一支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部队,可以完成艰巨的拍摄任务。但它也带有那个时代的烙印,如机构庞大,教条思维等。随着21世纪电影产业化改革的高速推进,八一厂面临了体制的困局。一方面,它因军队制片厂的定位而不可能像中影、上影一样进行体制改革,另一方面,它又不得不思考现代电影企业需要面对的效益、受众等市场化问题。
 

  正如和平年代里军人会对自身价值感到一丝困惑,八一厂在产业化的转型过程中也有些茫然。一个表征就是,八一厂的影片在大众中形象逐渐模糊了。事实上,八一厂一直没有停止探索中国电影道路,很多新的战争片如《集结号》《赤壁》里都有他们的贡献。在最新作品《飞天》中,八一厂电影工作者甚至开始把目光艰难地投向未来和太空。

  在刚结束的第第28届中国电影金鸡奖上,《飞天》勇夺含金量高的最佳故事片奖,但也受到了“爆冷”的争议。八一电影制片厂厂长明振江独家对话记者,回应有关《飞天》的争议、详解八一厂的体制内生存之道。

  谈《飞天》:8300万票房创八一厂最高

  “我看了大家对金鸡奖的争议,包括程青松的话,批评金鸡奖评委老化之类的。我觉得《飞天》的得奖还是体现评委会对这部电影的鼓励。虽然不是一部尽善尽美的作品,但确实有突破、有创新。影片前半部分比较拖沓一点,形态比较原始,常态多,后半部分从领导专家普通观众都觉得好。而且《飞天》没有提一句党,没有一句政治口号,我们也特别注意把握。奖项评选不是十全十美、我们的作品也不是尽善尽美。不要非把不同的东西放在一起比,从不同的角度去看,总会有一些遗憾的地方。

  市场方面,《飞天》得到院线的集体支持,现在票房是8300万票房,是八一厂票房最高。‘飞天’这两个字是胡锦涛总书记给宇航员的宇航服题的,当时我们想请总书记单独给题匾,总书记非常谦虚,从来不题匾。我们写了报告,申请就用宇航服上这两个字,也是让我们得到创作上的灵感和启发,才有了现在的片名。”

  三大困境

  体制困境:积极呼吁能开放军队的发行放映

  “有人说八一厂是体制内的,说现在体制要改革,李长春同志三次到八一厂视察、看望老艺术家,说你们是军人,目前不存在改制改企的问题,你们要搞活机制,不管体制内外,出精品是关键。体制内也可能出精品,体制外出的也不都是精品,不能把体制和出精品简单划等号。

  我们也有缺陷——我们没有院线没有市场,不像中影有自己掌握的独家院线遍及全国,我们主要是为三百万解放军服务,可以说部队内部有我们自己的市场,内部的院线,我们没有面向市场、社会的院线。还是因为体制的原因。我们也积极呼吁能开放军队的发行放映,但开放不了,过去我在总局里也分管过这个。现在全军有88个文化站、分站,遍布各个大城市,军队内部的放映队伍有将近5000个35毫米机器,除了为部队服务,也完全可以为老百姓服务,如果开放的话会是一个极大的市场。”

  主题困境:《集结号》最早是要跟八一厂合作

  “我在澳大利亚做过国际‘亚太银屏奖’评委,也极力地给《唐山大地震》争取奖项,片子确实不错。《唐山大地震》获得六项提名、两个单项奖。我充分认同。很多人不理解冯小刚为什么在大学生电影节和北京国际电影季的台上感谢我,我想可能是这个原因。他是在体制外的新兴的民营公司拍了很多不错的片子,我们也向他学习,互相学习。要有非常开放、包容的心态才能把中国电影搞好。

  冯小刚是我非常好的朋友,他拍《集结号》最早是要跟八一厂合作,但我们把剧本报到总政、各个部门,各种原因,没有拍成。这种争论现在军队专家还有。像谷子地这种行为,任何国家的军人都是不允许的,因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不能说谷子地这种行为作为军人的常态。当然他为了战友、为了这一连人不断的“打官司”,可以说是穿军装的“秋菊打官司”。部队内部有很大争议,很多老同志不理解。作为一个民营公司,通过人性的角度反思战争还是很深刻的,也是应该的。

  拍摄过程酝酿了好长时间,我跟冯小刚也交流了好几次,我也跟有关方面的领导再三呼吁,最后还是积极支持,但八一厂不署名。里面的坦克都是八一厂的,包括我们拍战争片的美术师也去帮忙。各种各样的原因,可能是觉得八一厂作为在总政领导下的单位拍这样的电影不太合适吧,民营公司(拍)可以,八一厂(拍)不太好。也是一个遗憾,很多老同志写信反映提意见,上级机关答复说:‘不是八一厂拍的’。老同志说,‘不是八一厂拍的就对了!’——这是八一厂的局限性。
 

  再比如朱德的形象之前在表现三大战役的电影中都是配角,台词也不多,《太行山上》里成为绝对的主角,本来还有毛主席,我们下决心都删掉,不表现延安统战部。这也是冒风险的,以往都要求有毛主席才能把影片撑起来。

  我们还拍了另一部反映抗美援朝的战争片《北纬三八线》,全景式的展示。这部片子现在还封存着呢,这也是我们八一厂的特殊情况。片子特别好,高层领导、中央领导、国务院领导看了都说好,但外交部门的领导提了意见,国际形势复杂,朝鲜半岛又很敏感,所以就被搁置。这部电影如果拿出来,我可以说3亿票房没问题。可能创造八一厂新高。”

  现实困境:两个不适应、两个老化和“一进一出”的瓶颈

  “两个不适应、两个老化:和总政、全军部队官兵、广大观众的要求还不是适应,和市场经济快速发展的形式还不适应,人才队伍老化,器材设备老化,还有‘一进一出’的瓶颈:剧本创作和市场营销的瓶颈。问题我们早就认识到了,但要解决很难。

  目前剧本是我们自己的同志写,几个国营大厂唯独八一厂保留了剧本策划部,现在各个厂都很羡慕。我们也在积极吸引军内外的作家来写。但因为利益驱动,很多作家都被吸引去写古装的、搞笑的电视剧了。

  国家对八一厂虽然没有盈利的要求,但是我们自己要压一压担子、积极创作。除了军人,我们还有职员干部,职工自己挣钱自己养,现在有将近400多职工,还不算临时工。发工资的是1400多人,真正的军人干部才500多,还有离退休的老干部要养。我们也开玩笑:国有大中型企业的窘迫、困境我们都有,但国有大中型企业的一些优惠政策我们还没有,我们还不能放开去搞市场化。”

  独家对话——

  谈创作:对“建军霸业”持反对意见

  记者:《建国大业》和《建党伟业》之后,很多人在网上议论是否下一步该是《建军霸业》了?

  明振江:我个人持反对意见,拍完《建国大业》我跟韩三平、黄建新说,再拍《建党》就不能这么拍了。影片出来后我个人也是觉得《建党》不如《建国》好。实际上还是“大事件+明星脸”的模式,是《大决战》在新市场环境下的翻版。当时《大决战》非常轰动,《辽沈战役》出来之后,中影公司一年票房2个亿。再看《大进军》、《大西北》、《渡江》,观众就觉得似曾相识了。电影必须是创新,我跟他们都探讨过,这种路子走下去观众就不认同了。《建国大业》的模式是一个创新,但再这么走下去就走不通了。但总体上《建国大业》和《建党伟业》还是成功的,对电影界作出贡献的。当然其中还有八一厂的贡献,他们的战争场面都是八一厂拍的。我还跟韩三平开玩笑,“你《建国大业》这么高的票房,我们是几乎无偿支持,怎么也得分点儿给我们吧?”

  谈题材:我们解放军也可以和外星人作战

  记者:今年八一厂的《歼十出击》就借来了数架真正的歼十战斗机,还去了很多高度保密的地方拍摄。这次《飞天》能接触到一个机密程度很高的题材,甚至带有很强的揭秘色彩,八一厂在这方面是不是有独有的优势?美国的一些战争电影也会得到军方支援战斗机等,两种模式有什么区别吗?

  明振江:不太一样。美国国防部、好莱坞也非常重视,但可能社会制度不同,运作方式也不同。“911”之后,美国国防部直接给好莱坞制定了7个方面的选题,国防部全额投资。最近几部美国大片,包括《变形金刚3》里面都是美国最先进的武器,战机、装甲、坦克都出来了,我觉得这是美国炫耀他的武力、霸权、军事领先地位最好的一个展现方式。用了一个很好玩的故事片作为包装。这一点我们也在呼吁,不要把电影作为一个简单的政治工具、宣传工具,而要站在提高我们国家的综合国防实力、提升国家的软实力的角度去考虑。

  记者:是否意味着我们未来也有可能拍出类似《变3》这种题材的影片?
 

  明振江:我们从《飞天》开始就有前瞻性了,就已经展示未来时空了。不要一提未来战场就是美国大兵,未来我们解放军也可以和外星人作战,这个是很好的建议。人类在谋求生存、谋求和平发展会面临不同方面的威胁,改善环境也是人类共同的任务,是我们解放军应该承担的责任。这样的选题也应该解放思想、开拓思路,勇于去探索、实践。这也是大有可为的!我们将来还会不断去探索类型化的表达方式,将军事题材电影和主旋律类型化结合,过去我们注重按题材划分——农村题材、教育题材、军事题材。国外则主要按类型划分——战争片、动作片、情感片。我们要研究将军旅特色和类型结合起来。

  谈特色:今年农村电影放映收入已超200万

  记者:我知道八一厂的片子在农村的市场非常好。

  明振江:有两个统计我们一直很欣慰,一个是农村数字放映的统计,始终在农村名列前茅。第二个是电影频道的收视率统计,我们八一厂的影片几乎没有下过1个点(1000万人口观看)。最多的时候达到7、8个点,《太行山上》也有4、5个点。而且将来随着农村数字化电影放映普及,也有收益了,以前都是公益放映,只有极少的补贴。今年农村电影放映收入已经超过200万,在各大电影制片厂中是最多的。

  记者:长影厂每年接受国家1个亿补贴,但要求拍摄农村题材,八一厂也会有这方面的限制吗?

  明振江:长影也是谋求它的发展,是向国家要政策而不是要限制,他吸纳了一部分资金,就可以拍一部分好的农村片,也是一个好的出路。我们也在积极呼吁除了军事题材电影也可以拍其他地方题材。总政领导对八一厂提出“三个两手抓”——一手抓军事题材、一手抓地方题材;一手抓电影、一手抓电视;一手抓计划内经费,一手抓市场化的融资。我们这几年拍地方题材的也不少,主要是电视剧。红色经典翻拍多可以辩证的看,有的时候是一种出路,有时候也是枯竭。但是观众还是喜欢看,收视率都很高。

  谈技术:学习好莱坞把高新技术引进到电影

  记者:《飞天》里的特效镜头数量再创纪录,我们知道八一厂有自己的制作特效的部门和自主创新的技术,对这一块的发展厂里是怎么考虑的?

  明振江:下一步还要加大发展力度,我们保留了传统特效车间,又新成立了数字工作站,刚引进了一批设备,用了将近2000万,现在正在组织新技术新设备的培训,下一步的发展电影的数字化至关重要。《飞天》已经有620多个特效镜头了,在国产电影里已经创造之最了,但和国外的大片还不好比。像当年《泰坦尼克号》,很多电影厂的领导汇报的时候提出说人家花了2亿美金拍这片子,当时中央领导同志说,那我们给你2亿美金,你们谁能拍出来?我们的制作水平达不到,我们生产工艺、工业化水平、技术掌握、艺术和技术的结合都有差距。将来电影的发展一定要在这方面深入研究。我觉得中国电影整体水平要提高,就一定不要粗制滥造。电影本来就是现代工业和综合艺术的结合,才能保持强大的生命力。在这一点上,美国是做得最好的,把高新技术都引进到电影,保持了好莱坞的长久不衰。我们要很好地学习。

  记者:好像这次《飞天》也和华龙合作了?

  明振江:几部都是跟中影华龙合作的,华龙的器材是不错的,但关键是我们的人。设备都是国际一流的,但人达不到做不出来,这个是比较麻烦的,华龙的人才流动性也很大。有时候培养出来了被人挖走了,也有这个问题。

  记者:现在很多国产大片的特效都是外包给外国公司做,八一厂的电影做特效会考虑外包吗?

  明振江:我们也不是思想不解放,但我觉得还是不要搞短期的效益,还是要立足长期的发展,如果都拿到国外去做,和建设文化强国的目标不相符,有人评论“即丢票子、也丢面子”。尽管现在做得粗陋、简陋一点,但还是要从长远出发考虑,中国人是有聪明才智、有人才,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通过体制机制的转变把人才吸引进来,解放艺术生产力,这是最主要的。

  记者:数字工作站也会给八一厂外的片子做特效吗?
 

  明振江:也可以,我们也跟外面有一些合作,电视更多一些。比如高希希导演的电视剧的特效全是我们做的——《大沙暴》、《垂直打击》、《三国》等。我们的制作团队,包括特效、录音、美术、摄影都是我们的强项。金鸡奖几乎每年都有录音师的提名。我们的核心主创——导演,有市场影响力的导演还比较少。当然,演员我们已经社会化、市场化了,会根据角色需要单独去组织。这几个战争大片把港台演员都请来了,《太行山上》当时的创意就是找大陆演员演共产党、港台演员演国民党、日本人演日本人。

  谈发展:我们也可以和大导演做单片的合作

  记者:八一厂是否可能和体制外的导演做单片的合作?

  明振江:可能啊!他们都非常愿意。冯小刚、陈凯歌都当过兵,都是我的好朋友,我跟艺谋导演也都沟通过,这次《金陵十三钗》也是拍得很好。虽然我没看,但周围接触到的看过的人都说好,把《南京南京》的一些问题都回避掉了,不仅仅是从暴力、血腥,在历史观和战争观、大事件的叙述能力都很值得期待。积极展开合作。我们一定要开放办厂、广泛引进人才。真正的竞争是人才的竞争。八一厂的危机也是在于人才的危机。从我当厂长开始就积极促进培养年轻导演,现在也出来了一批导演,有的很有成就,当然有的也是交学费了。

  记者:针对影片在农村放映受欢迎,但城市观众未必喜欢的现象,是否会制定差异化的制片策略?

  明振江:我们也想去探索市场,我们内部是要求自己一定要有一个破亿的片子。我们也议论过是否要根据农村、城市观众的不同需求制定不同的拍片策略,但可能还不是一个主流的方式比如《潜伏》这个项目是我们最早拿到手里的,但电视剧拍得更快先出来了,孙红雷、姚晨还是非常希望拍电影版。现在电视剧市场火热,把大量的电影导演、创作人才都吸引到去拍电视剧了。也造成了演员片酬的飞涨,扰乱了市场。

  记者:八一厂自己的演员不存在涨片酬的问题吧?

  明振江:八一厂自己的演员拍片都是执行任务,没有片酬。领固定工资,有很少的伙食补助。得奖之后、票房回收之后给一点奖励,影片获奖国家也会有奖励,我们厂里再加一笔。我们也没有严格的工作量的要求,但作为电影生产单位,不拍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不要求我们也会自发的去做。

  记者:下一步还会有哪些影片将会跟观众见面?

  明振江:现在正在策划中,有一些选题,但还没完全定。谍战题材的《潜伏》、军事题材的《和你一起飞》,还有一部反映“第五大”成立纪检监察组织,即中纪委的前身。是反奸除特题材,暂名《铸剑1927》,也是向十八大献礼,现在老百姓最关心腐败问题。还有反映渡江战役的一个小故事,叫《渡江第一船》。反映履行新时期新使命的反映维和的《中国蓝盔行动》,我们赴苏丹、肯尼亚跟踪拍了不少素材,这个题材也是全新的。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八一厂厂长 明振江 责任编辑:编辑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专访霍思燕 我叫大胆 角色教会我.. 下一篇滕华涛 我的成功可以复制 改结尾..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