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凯蒂·佩里:我用不着像Lady Gaga那样吸引眼球
2012-07-10 15:52:04 来源: 作者: 【 】 浏览:1350次 评论:0

点击浏览下一页

    采访者:搜狐音乐

    受访者:凯蒂·佩里

  25岁的Katy Perry(凯蒂·佩里)就这样再次以高调的姿态跃入了人们的视线,既“I Kissed a Girl”之后,“California Gurls”再次掀起了一股夏日热潮。

  在6月中旬一个夕阳西下的黄昏,凯蒂·佩里 的一班人马用遮阳伞、气球和沙滩为她布置了一个海滩聚会场景,取代了纽约新闻大厅那样奢华的气氛。大约有100名经过挑选的业内人士到场,主要是广播电台的制作人员,还有凯蒂·佩里所属的Capitol Records公司的制作人员以及来自挪威音乐制作二人组Stargate。大多数人都在这个露天的场所挤在一起,除了凯蒂·佩里 绝对没有其他人靠近沙台。她每放完一首歌,便在人群中走来走去与人打招呼。凯蒂·佩里 为这次模拟走台配置的行头是美洲豹斑纹的服装加上貌似狡黠的妆容和鱼嘴鞋里伸出的大脚趾。

  “我可不喜欢高跟鞋里有沙子,”说起她的即时夏日热门歌曲“California Gurls”里的歌词时,她一步三摇地回到座位上撅起嘴,“不管是谁写出那样的歌词都该给炒鱿鱼。”

  上个月访问芝加哥、亚特兰大和她的大本营洛杉矶时,这样的场景 凯蒂·佩里重复了三次。她的想法是,在8月24日推出《Teenage Dream》的前两个月聚集支持者的人气,采用免费鸡尾酒会、美式炸热狗、棉花糖和听几首还未发行的歌曲这样的手段达到目的。

  Capitol的营销行政 VP Greg Thompson 说,“我们想与在制作方面给她支持的人们分享这些音乐。”Thompson 担任凯蒂·佩里的搭档主持人,当凯蒂·佩里用娇滴滴的嗓音向人们介绍专辑的名称,“我很愿意给这个专辑起名为《Teenage Wet Dream》”时,Thompson 耸了耸肩膀大笑起来。

  Thompson 继续说,“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做这件利益菲薄的事情,我不知道有多少艺术家真正喜欢他们自己的音乐,不过越过这道门槛来做这一行是很重要的。‘伙计,我听过凯蒂·佩里的唱片,我觉得那才是流行歌曲。’”

  说服一个PD 来播放凯蒂·佩里的歌曲并不像拔一颗牙那样痛苦。实践证明她的歌曲还是值得一听的,从2008年的“I Kissed a Girl”开始,这支充满另类色彩的歌连续几周稳居 Billboard Hot 100 的榜首,同时也位居 Mainstream Top 40 chart 的第一名。根据 Nielsen SoundScan 的纪录,这首歌在网上收费下载了380 万次,后来被凯蒂·佩里的另一首歌“Hot N Cold”以440万次的纪录取代。如同“I Kissed a Girl”一样,“Hot N Cold”也曾登上Mainstream Top 40 的榜首。

  “California Gurls”是这位25岁的歌星的第三首登上 top 40 chart 榜首的歌,自从5月份推出以来,它在网上的收费下载次数是280万次,在Hot 100 排行榜连续6周稳居第一。它还打破了 Billboard 的有史以来17年的广播电台单周播放流行歌曲次数纪录。根据 Nielsen BDS 对每家电台平均播放90次计算,在6月21日 - 27日的一周内,“California Gurls”就在132 家电台播放了11,816次。
 

  诚然,这支歌在商业上是成功的,但凯蒂·佩里却第一次承认“California Gurls”并没有怎么给她带来艺术方面好的口碑。“我并不是说,‘天哪!California Gurls是一个他妈的天才作品,’”凯蒂·佩里说,“我只是知道了今年夏天需要什么牌,而那正是我打出的那一张。”

  凯蒂·佩里 从巴黎打来电话说,她正在那里宣传她的《Teenage Dream》。她把自己裹在一个毯子里,小声说,“这儿真是太舒服了,我就好好地接受一次采访吧。”就在几天前在伦敦期间,她确定了专辑里的其它几首歌。这次打电话来之前,她还在做一些微调。

  她说,“我主要是逐字逐句地检查歌词,确保从头到尾每一个字都完美,因为紧跟着他们就拿去印刷成小册子了。伙计们,我们到了最要紧的时刻!”

  “California Gurls”的词意倒没什么,但这支歌曲却使凯蒂·佩里拥有了远远超过 top 40 平均数的歌迷群体。“它达到了 top 40 的第一,hot AC 的第一,rhythm crossover 的第四,它是逐步爬上 hot AC 的第一的位置的,即使在都市区它也是颇受欢迎的。”Thompson 说。“要给凯蒂·佩里的广大歌迷们找一个定义的话,应该说是焕然一新。”

  按 Capitol 的前执行经理 Chris Anokute 的说法,凯蒂·佩里和她的制作团队在录制《Teenage Dream》时旨在使其多样化。Chris Anokute 曾帮助凯蒂·佩里与 A&R签下这张专辑和 2008年的《One of the Boys》。他说,“我们不希望改变她多样性的风格,我们更希望制作出一个能与大腕们制作的电台广播 top 40 媲美的专辑。这是在与 Rihanna, Gaga 和 Beyoncé,以及所有制作各种各样的歌曲的明星们竞争。 ”

  凯蒂·佩里说,就她而言,她希望《Teenage Dream》比《One of the Boys》拍节再快一点,以便使她的现场舞蹈更有活力。“我真的好喜欢夹在舞伴们中间手舞足蹈,你弄不清楚身上的汗水是你自己的还是你身旁的人的。”她说,“我喜欢这种感觉,当我在旅途上时,我就会有点想念它。”

  Capitol唱片公司的前执行经理把凯蒂·佩里和几个流行歌曲制作人 Lukasz "Dr. Luke" Gottwald 和 Max Martin 重新组合到一起,这几个人曾确保了《Teenage Dream》像摇滚一样激烈。Gottwald 说,“凯蒂·佩里非常清楚想要个什么样子,不想要什么样子。”Gottwald 制作了包括“California Gurls”、“Teenage Dream”在内的5首歌,以及美妙的嘻哈街舞歌曲“E.T.”,这原本是为Three 6 Mafia 制作的。“她有迷人的嗓音,强劲的味道,所以她能做出了不起的歌碟。与能充分发挥出你的音乐才能的歌星合作太好了。”

  “我们其实是要‘Teenage Dream’有那种带有八十年代怀旧的感觉,”曾与 Gottwald 和 Martin 一起制作了这张专辑以及‘California Gurls’的Benny Blanco 说,“在这张专辑里凯蒂佩里光芒四射,她魔幻般地把自己融入仙境,而大家就不约而同随她走下去。”

  说起 Gottwald 和他的几个人,凯蒂·佩里说,“我喜欢他们身上的东西。那是纯粹的,厚脸皮的流行音乐,在电台播放时带有绝对的点石成金的效果。”

  凯蒂·佩里还找到了新的合作者Stargate和Christopher "Tricky" Stewart。Stewart 制作了“What Am I Living For”、“Hummingbird Heartbeat”和“Circle the Drain”。

  Stargate另有 2 支歌具有在歌坛上与“California Gurls”不相上下的潜力,那就是交响诗般的“Fireworks”和荒诞的、盲目自恋的“Peacock”。“从字面上看这是愚蠢的曲目,” 凯蒂·佩里 大笑说道,“‘Peacock’显而易见是在讽刺,我喜欢这种明目张胆的讽刺。”

  在所有的明星大腕与制作人当中,凯蒂·佩里说她自始至终凭创造性牢牢地站稳一隅。“我在录音棚靠改变音乐风格来与他们较量,要不我就从头到尾都用最好的歌词,”她说,“我想,我们光重写‘Teenage Dream’就达5次,用去10天时间。在最后一天,我们终于达成一致,我太高兴了。”

  “她像其他艺人一样对这个第二张唱片压力很大,但她没有失去理智,”凯蒂·佩里的经纪人 Bradford Cobb说,“她只是不断提醒自己,‘我知道我是谁,我要的就是这样一张歌碟。’”
 

  如果广播电台不顾‘Peacock’的不雅内容而愿意播放,恐怕一部分原因是凯蒂·佩里已经用“I Kissed a Girl”证明了她能用最好的效果卖出那些禁忌的东西。

  Anokute(Capitol唱片公司的前执行经理)谈到“I Kissed a Girl”时说,“没有人相信那样的唱片会走红,他们会说‘谁会在这个一本正经的地方播放这样的歌?’然而,top 40 的头头 Dennis Reese 却让人人都相信了。在那一点上,我们无能为力,因为 Katy 当时也正在走下坡路。”

  这对凯蒂·佩里来说已经是第四次了,前面她曾与Columbia, Island Def Jam 和 Red Hill Records 先后签约,后散伙,接着她便本着传播基督教的信念,用她自己的名字命名了一张专辑《Katy Hudson》。

  回忆起早年的奋斗时 凯蒂·佩里说,“我经常莫名其妙地感到麻木,就像把一个孩子带到迪斯尼乐园却又让他在外面等着。人们就是不让我穿过那道门,我该怎么办?”

  公关人员 Angelica Cob-Baehler 把 Anokute 介绍给凯蒂·佩里 ,然后两个人说服了当时 Capitol 的 CEO Jason Flom 与她签约。“真是个大便宜...,因为她被其他公司解约,所以我们并不需要付出什么大的代价。”她回忆道。

  专辑《One of the Boys》中的大多数的歌是那个时候完成的。但是,因为凯蒂·佩里仍然没有电台广播的流行歌,Anokute 说 Flom 找到了曾和她一起制作歌碟的 Gottwald。“因为我们付给Gottwald 的报酬很丰盛,于是 Katy 与他成交,而他也就理所当然地再次为她工作。”

  谈起她的突破性单曲,凯蒂·佩里这样说,“我知道那首歌会为我打开大门,但我也知道那不会是批评家们喜欢的作品。”在以后的两年里赞美与咒骂同时伴随着她。尽管 凯蒂·佩里 不断地在流行歌榜拔得头筹,这些歌有些是与别人合作写的,有不少是她自己构思的,“California Gurls”就是其中之一。可以肯定地说,人们不认为 凯蒂·佩里 会像 Lady Gaga 那样天马行空,Lady Gaga 是一个每个动作都赋予艺术夸张感的明星。

  “凯蒂·佩里很聪明,她意识到自己或许用不着像 Lady Gaga 那样做就能具有感召力。”剧作家兼歌曲作家Greg Wells 如是说。Greg Wells 在凯蒂·佩里19岁时认识了她,并帮她完成了《One of the Boys》专辑中包括“Ur So Gay”、“Waking Up in Vegas”和“Thinking of You”在内的大部分歌曲。“她喜欢做事情稍微偏向娱乐性一点。”

  这一次,Wells 和凯蒂·佩里制作了“Pearl”和“Not Like the Movies”,“有些歌曲作家能够在我的歌中获取一些东西,而有些则不能,”凯蒂·佩里 说,“Greg 给我带来的感觉就是受到别人的尊重。”

  凯蒂·佩里坚持说,不管她的歌、评论和装束多么的不认真,然而她始终对自己是真诚的。“我不会企图对任何人证明什么,比如,‘哎,我穿着没有屁股的皮裤子呢!’或者‘我不能够顺从。’”凯蒂·佩里 补充说,“我经常要面对这些词语。你知道吗?我从23岁起就这样了。”

  她也不后悔在 Lady Gaga 的录影带“Alejandro”一经问世时她曾经发送一篇刻薄的Twitter文章。“(灵性)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她说,“重要性的细节目前还不确定。我猜... 可能是随着你年龄的增长以及你越来越远离你的父母,你做事情就越来越正确,这些也就融入了你的DNA。.”

  Wells 亲自经历了凯蒂·佩里成长、成熟的过程。“当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她还是那样疯疯癫癫地冒傻气,在录音棚动不动就朝我扔吃的东西,在地板上扭打嬉闹,一天到晚傻乎乎的。”他回忆说,“现在她不像以前那样打我了。我想她意识到了她有了一块小小的领地,真正有了一点责任感。她现在有点端庄了,举止有度。”

  作为一个 top 40 的歌界佼佼者,凯蒂·佩里成了为数不多的可以顺利得到大幅度发展预算的音乐人物。她的《Teenage Dream》专辑5月份以“California Gurls”这首单曲打头阵,接下来就是 凯蒂·佩里 在 MTV Movie Awards 的频频露面,在颁奖典礼上她与歌曲的客座艺人Snoop Dogg 第一次演唱了这支歌。在那次的红地毯上,凯蒂·佩里首次以短片形式播放了这首歌MV,结果放出来的不是加利福尼亚,而是五彩斑斓的糖果乐园。

  “California Gurls”短片的灵感来自一位叫 Will Cotton 的创意导演,一位洛杉矶的本地艺术家,他主要是设计可食用的糖果造型的雕刻制品的,这支录影带中的很多场景就是由他构化的,从大片的糖果林,到孩子头上的棒棒糖饰品。Capitol的市场营销经理 Bob Semanovich 把 凯蒂·佩里介绍给了Cotton 。
 

  “Katy希望所作的事情独树一帜,是以前没人做过的,这就打开了所有的创意之门”Semanovich 说,“她认识了Will Cotton ,两人一拍即合,现在的专辑封面就是他制作的凯蒂·佩里的油画作品。”Semanovich 说Will Cotton 在他的录音棚放置了真的棉花糖当做云的背景,让 凯蒂·佩里 摆出姿态由他拍下照片,然后这位艺术家用这些照片制作了6 * 6英尺的巨幅油画,7月21日这天摆放在 Ustream 让凯蒂·佩里的粉丝们欣赏。为了充分展现这件艺术品,《Teenage Dream》将在发行的第一阶段把这幅作品带有棉花糖香味的图片印在外包装上。

  Semanovich 指出,包装构思不仅仅出于美学的考虑,“我们最大的目的是让买单曲的人变成买专辑的人。采用的主意就是包装别具一格,人们真的喜欢拥有,愿意感觉和欣赏它,甚至喜欢闻它的气味。这些都是单凭数字的方法无法做到的。”

  Thompson 补充说, “她已经卖出了很多张专辑了(根据 Nielsen SoundScan 的统计,《One of the Boys》卖出120万张),单曲却卖出了天文数字。专辑确实有点深刻,我们要给予人们足够的理由购买它。”

  顺着这个思路,歌迷们在专辑推出之前还会听到其中的第二首单曲:专辑的主题歌。这首歌的录影带所拍摄的是凯蒂·佩里的家乡,加利福尼亚的圣巴巴拉市(Santa Barbara),歌曲和录影带将在同一天与歌迷们见面。

  6月20日 凯蒂·佩里 在加拿大的 Much Music Awards 颁奖典礼上做了演出,8月9日在 Fox's Teen Choice Awards 的颁奖仪式上,凯蒂·佩里还要当主持人并现场演唱。CBS 电视台的 "Late Night With David Letterman"专题节目和 NBC 的 "Today" 夏日音乐会都在专辑发行的那一周做她的节目,继 Lucky, Esquire U.K. 和 Elle Canada 之后,又有几个杂志邀请凯蒂·佩里担任封面女郎。

  7月27日,凯蒂·佩里在 YouTube 上回答了粉丝们的提问。为了激起人们的兴趣,她曾宣布届时她会携带一个播放了100万次以上的事先录制好的录像资料,上面有迄今为止对12000多个问题的解答。

  Semanovich 告诉人们,凯蒂·佩里在纽约举行的新专辑试听活动结束后次日, 她身穿点缀着棕榈树叶子的 PVC 塑料服装在纽约时代广场中央演唱了她的“California Gurls”,她的街道宣传队伍也在人流密集的市场等场所高举展示牌招摇穿行,而在全国各地,单曲发行的小分队都在当地的同性恋俱乐部举行宣传聚会。

  Cobb 说,就举行巡演来讲,凯蒂·佩里的“Hello Katy ”之行一直到2011年2月都已经排满了,她将做一些环球的巡演来提高其知名度。“她已经在国外举行过两三次巡演了。”Cobb 说,“我们下周去德国,完了以后去东南亚,然后就回到洛杉矶,接着再去澳大利亚。”

  随着 凯蒂·佩里的名声鹊起,她的触角也向多个领域拓展。例如,她跨界动画片,为2011年上映的根据经典卡通故事《蓝精灵》改编的影片贡献了自己的声音。“大多数时间我成了一个四处游走的卡通人物,” 凯蒂·佩里说,“我愿意能成为更多的卡通形象... 在皮克斯出品的影片中被做成台灯或者其他什么傻乎乎的样子,比如做成叉子、汤匙或者刀子什么的。”时装宣传和给品牌代言的代表来跟她谈了几次,但 凯蒂·佩里 坚持认为她目前来讲应该致力于自己在音乐方面的发展。

  这意味着一旦无处不在的“California Gurls”的播放将减少,而从《Teenage Dream》这张专辑里将流出更多的单曲,那也就不再单单是像“California Gurls”这样季节性的流行单曲,而是展现出她的全方位的天赋。凯蒂·佩里相信,《Firework》将会成为她的标志性单曲。她说,“我想这是一首人们听了以后会感觉到我的方向已经转变了的歌曲。”Anokute 补充说,“这是我听到的 凯蒂·佩里 唱的最好的一支歌。”

  正像凯蒂·佩里告诉人们的那样,创作这首歌的灵感来自于莫名其妙的源泉。“一开始我有了这种非常病态的想法,当我顺着走下来时,我希望自己能被放进一颗焰火中射向天空,我最后的努力就是散开在圣巴巴拉海洋的上空,”她说,“我想变成一颗焰火,可以是活着的也可以是死的。我的男朋友让我看了Jack Kerouac的作品《On the Road》的一段,那是描写人们像蜜蜂一样忙来忙去,充满活力却从不谈及司空见惯的事情。他们像焰火那样射向空中,使人们惊叹‘啊!’我觉得让人们发出‘啊’的惊叹就是我的一种座右铭。”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凯蒂·佩里 Lady Gaga 歌手 责任编辑:编辑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左小祖咒新唱片双张连发:最近个.. 下一篇周华健:低潮期更能看清自己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