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左小祖咒新唱片双张连发:最近个把月才知道我文艺
2012-07-26 12:24:15 来源: 作者: 【 】 浏览:1159次 评论:0

点击浏览下一页

    采访者:黄锐海

    受访者:左小祖咒

    《庙会之旅Ⅱ》是左小祖咒12年前出版的《庙会之旅》的续集,力图贴近当代,同时具备冷酷的时代纪录片意义。

    记者鉴定:左小对自己的音乐有着非常清醒的认识,该做什么音乐、该和哪些人合作,他心里非常有谱。

    左小祖咒又发唱片了,而且是双张连发,一张名为《庙会之旅Ⅱ》,另一张则是电影配乐专辑《你知道对方在那一边》。两张售价150元,相比上一张售价500元的《大事》,这套唱片已算得上是物美价廉。唱歌跑调、旋律诡异、歌词天马行空不知所云……这些是大众对左小音乐的普遍评价,把唱片卖到天价的行为,更是让外界哗然。面对左小祖咒,外界反应一直很极端,要不把他捧为精品,要不把他贬为“不靠谱”的垃圾音乐。但无可否认的是,左小祖咒这个名字如今已如台湾的陈绮贞一样,你可以不欣赏他,但不能否认他的成功———至于靠不靠谱,见仁见智。昨日,以这次发片为出发点,本报专访了左小祖咒。对自己今日的成功,左小略显沾沾自喜;至于自己算不算一个“靠谱的音乐人”,左小则有着他个人的独特观点。虽然在文艺青年中有着非同凡响的影响力,但他却说自己不文艺,甚至说:“我会为文艺而感到非常郁闷。”

    他的唱片,靠不靠谱?

    14年前,左小祖咒出了一张名为《庙会之旅》的专辑。《庙会之旅》后来的遭遇,让左小至今仍耿耿于怀,这张在他看来“无论音乐、内容都很棒”的唱片,却成了他所有专辑里销量最差的一张。14年后,新专辑被命名为《庙会之旅Ⅱ》,只是因为左小不甘心《庙会之旅》这样的好专辑被淹没。

    记者:说说新专辑吧,为什么你想做成“续集”这样的形式呢?

    左小祖咒:其实当年我出版《庙会之旅》后,连想都没想过会出版《庙会之旅Ⅱ》,但我们所处的时代必须让我继续玩下去,我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你见过全世界哪个音乐家在十几年后出版过自己作品的续集?没有的,只有左小祖咒。

    记者:为什么专辑的名字是《庙会之旅Ⅱ》,而不是《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Ⅱ》呢?

    左小祖咒:起这名字,我只想告诉大家《庙会之旅》有多棒,是多么的自我、颠覆,可是它当年又那么的衰,是我所有唱片中销量最差的。《庙会之旅Ⅱ》是《庙会之旅》音乐故事的延续,也是致敬,你也可以把这张唱片看作是第一张《庙会之旅》的乐评。

    记者:为什么两张专辑中都有以“苦鬼”命名的歌?

    左小祖咒:《庙会之旅》里的男一号“苦鬼”,一直不被人所关注,所以我就有了这个使命感,想和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分享。《苦鬼》和《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是我作品里同一个级别的单曲,可是后者的命运比较好,成为了我的标志。但相比来说,我更喜欢《苦鬼》,它写的正是我们自己与国家的命运。离开了这个土地,没有人听得懂。

    记者:另外一张新专辑《你知道对方在那一边》名字也很有趣,和《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是巧合吗?

    左小祖咒:不是巧合,我做了一个名字上很山寨自己的事,和我的歌迷们逗个乐。现在年轻人的近视眼比较流行,他们极有可能在三五年后,才发现《你知道对方在哪一边》是一张全新专辑,当初他们没看清名字。同理,《庙会之旅Ⅱ》也是,他们可能会以为是《庙会之旅》的混音版本。

    他的合作,靠不靠谱?

    韩寒曾在博客向自己的粉丝“力荐”左小祖咒,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这种“名人效应”才是让左小祖咒火起来的最初原因。细数左小曾合作过的艺人,有“黑暗公主”陈珊妮、导演顾长卫与朱文……新专辑中,左小还请到了陈升和小提琴大师吕思清。或许正是通过这些不那么“靠谱”的合作,左小祖咒才在十多年里跃升为“小众里的大众”。

    记者:新专辑中跟升哥合唱的《爱情的枪》源于什么?

    左小祖咒:其实我们合作的初衷,主要想打开这个基友(同性恋)市场,哈哈。《爱情的枪》是陈升今年年底《吉林的秋天》中的作品,他请我在他那个专辑中合唱了两首歌曲,另一首歌叫《加格达奇的列车》,这首比《爱情的枪》还好听,因为《爱情的枪》更像我的作品,所以它成为了《庙会之旅》里的一个章节。

    记者:你跟陈升怎么认识的呢?

    左小祖咒:三年前,陈升请我去参加他延续了近二十年的跨年演唱会,在他的演唱会做一个小时的表演,因为他让我肆意妄为地表演,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记者:2005年《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是你的一个转折,从那之后很多人都开始找你合作了,是谁先提起的呢?

    左小祖咒:可以这么说,主要的是《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出版之后,这张唱片高制作的水准,加之我作曲的能力,才导致在此之前他们最多觉得我是个诗人而已,或者是一个乱七八糟的朋克歌手。

    记者:你觉得通过跟这些人的合作,是让你更为大家所知吗?

    左小祖咒:跟不同领域的人合作,自然会产生这样的效果。我不但跟先锋的艺术家合作,也和传统的艺术家也合作,跟民间的艺术家合作得更多,还有跟一些不是艺术家的人合作让他们成为艺术家。(有些)跟我合作出名的艺术家,在很久以前也不为人所知。

    他的音乐,靠不靠谱?

    “你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走上了政治的舞台”,就像左小祖咒在《庙会之旅》中的歌词,左小祖咒也“糊里糊涂”地走上文艺青年构筑的神台。唱歌跑调,调侃的表达方式,甚至一直戴的黑色帽子,成了标志性的“左小祖咒标签”。然而,对于自己的音乐,左小有着非常清醒的认识。

    记者:10多年前你刚开始做音乐时,有想过现在这样红吗?

    左小祖咒:早期我想的比现在还要好,很快我就发现情况很不妙,跟自己想的不同。直到《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之后,很多事情迎刃而解。事实上我的艺术仍然不是大众的,但由于每年我会出版新作品,持续时间太久,大众就经不起我的猛攻,终于有人开始被我打垮了,开始认同我了。

    记者:也就是说,《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是你的分水岭,在这前后你的音乐有什么不同?

    左小祖咒:《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开始,冷静就变成了我最大的特长,疯狂是我的调料,我成为了这个行业顶尖的制作人,知道怎么玩儿都成,但是这么玩儿才是好的、才是我的真正趣味。那么在这之前的作品的癫狂是与任何人不同,是我的特长,冷静是不被人所知的。

    记者:做了那么多专辑,你最喜欢的专辑是哪些呢?
 
    左小祖咒:《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和刚刚出版的《庙会之旅II》,这三个唱片有共同的一点:虽然奇怪、极端,但是它得到了良好的制作,在听觉上非常爽。

    记者:你现在已经是被文艺青年们奉为精神领袖、教父级别的人,你怎么看呢?

    左小祖咒:说实话我是最近个把月才知道我是文艺的,我还因此问了几个亲近的人,他们也说我是文艺的,因此可见文艺的帽子一直套在我的头上我并不是很喜欢的,我为我被看成是文艺的事情感到非常郁闷呢,我怎么会高兴得起来?当然,文艺青年喜欢,我就是文艺的啊,没法赖帐啊,之前我一直认为我是黑社会的呢。有这么多文艺青年去购买我的作品,心中还是暗喜的。

    记者:你的很多歌都是写给底层人物的,可是追捧你的人却不一定有那样的经历,会不会觉得被误解?

    左小祖咒:作为杰出艺术家,受到排挤、猜测、误解,都是必须的。我这个现象是东边不亮西边亮,太监不听皇上听。《大事》不是我最喜欢的唱片,但却受到最广泛的欢迎,还因此得到了《南方都市报》的华语音乐传媒大奖最佳国语男歌手。人生也是这样,等你拼命解释时,未必有人听得进去,所以就让误解发生吧,这已成了我的习惯。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左小祖咒 唱片 文艺 歌手 责任编辑:编辑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将民族音乐进行到底 下一篇凯蒂·佩里:我用不着像Lady Gaga..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