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Jay-Z揭露颁奖礼潜规则 斥格莱美评委不懂说唱
2012-08-07 17:02:15 来源: 作者: 【 】 浏览:1233次 评论:0

点击浏览下一页

    采访者:土猫

    受访者:Jay-Z

  “对我来说,跟奥巴马一起出席活动或者与比尔·克林顿一起用餐,都很疯狂,令人目眩,因为我原本来自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总的来说,我们一直是被美国政治人物忽略的孩子。”--JAY-Z

  在2010年的格莱美颁奖礼中,JAY-Z获得最佳说唱个人演绎和最佳说唱歌曲两项大奖,遗憾的是,在最佳说唱专辑中,竟然连提名都没有得到,这对于JAY-Z那张《blueprint 3》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也许接下来的专访,你可以了解到为什么格莱美的评委没有将JAY-Z的《blueprint 3》提名,并且没和alicia keys合作演出那首大热的《Empire State of Mind》。

  你过去有没有想到过会有这样的一天,比如你的《Empire State of Mind》如此热门,曾经林立的唱片店再也找不到了?变成现在这种状况是不是有些奇怪。

  JAY-Z: 这很可怕,我的意思是,你不可能提前预见到这一点,但是你能预感会有一些事情发生,无论什么时候,当人们拒绝改变时,事情便会为了他们而改变。我想这就是当Napster出现后唱片业所发生的状况,这个行业拒绝已经发生的事情,而不是接受已有的改变,今天我们不明白,十多年后,我们仍然没有办法弄明白这件事。

  但是像《Empire State of Mind》这样有力量的歌曲仍然能够流行,市场始终对它有需求。

  JAY-Z:嗯,我不认为兴趣是问题所在,我觉得对音乐的消费现在正处于史上最高点,但是唱片业获取利益的方式有些杂乱无章。最终,音乐被弄得有些模糊,我想这就是现在的状况,在此之前,你可以把握它、审视它、改变它,而现在,它捉摸不定。现在不再像我父母那辈那样,你需要一个架子甚至一面墙来摆放唱片,你仅仅需要一部手机。

  对不起,我必须要打断你,你肯定听过无数遍类似的话了,但是当我听到你说“史上最高点”的时候,一下子就想起了“Numb/Encore” 这首歌,你讲话的时候,是不是经常会用到歌里面的话?

  JAY-Z:一直都是这样,这样很好,虽然很怪,但是很好。

  我想这是由于你把人们日常生活中会讲的话放入了歌词里。

  JAY-Z: 我想这是因为我总是力图总最清楚的、真实的方式讲故事,用这些每天都会用到的词语和短语捕捉人们的言行,换一种说法而已。

  那些在《纽约邮报》上写头条的人也做着类似的事情,把那些你熟悉的短语变成很抓人的表达方式。有时候他们很聪明,有时候他们则很蠢。比如“老虎的故事”,写的就很聪明。Rakim说过,“我可以把一个很少用到的短语替换成一个日常用语”(出自Eric B.与 Rakim 1988 年专辑《Follow the Leader》中的同名歌曲)这就是我所说的东西。

  拥有那种能理解人们说话方式的能力对你来说是有意义的。

  JAY-Z: 最开始我只是小范围的做,先从我身边的人开始。之后我意识到了它的影响,以及那些跟我有着相同经历的数以百万计的人们之间是有着联系的,他们跟我的情绪是有关联的。

  你有一副好耳朵,能够听到你在歌里写的那些事情,但是你的天赋之一是你能听到别人音乐里的这些东西,比如The Notorious B.I.G.或者 Neptunes或者 Kanye West的,这也使你成为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

  JAY-Z:我真的是很爱音乐,每个人在他们自己的基础之上都是一个很好的音乐合作者,因为为了做音乐,你必须能把别人无法联系起来的东西连起来。对我来说,一切都没有什么界限,不管是R&B 还是 hip-hop 或者是摇滚,都是扯淡,它们都是音乐。如果你把自己放进盒子里,你便没有办法听到那些音乐的灵魂。每当我听人说,“那是软摇滚,我不听这类音乐”这种话时,我会想,“这可真是个人才,他是音乐种族主义者。”(笑)

  很长一段时间,那都是说唱的一个重要部分,不仅仅因为你本不应该倾听其他类别的音乐,也不该听其他MC们做的音乐。

  JAY-Z: 是的,但这不过是为了虚张声势,向人表达“我是最棒的,没人比我更好!”在合作的过程中我完全忘了那一点,我喜欢打破那些界限,不管是跟Linkin Park一起做专辑,还是跟R. Kelly一起,或者在勃兰登堡门跟Bono一起演出。

  或者跟Alicia Keys一起演唱 “Empire State of Mind”?

  JAY-Z: 的确。

  比较一下跟你同时出道的那些说唱歌手,你可以算是硕果仅存的,这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那些歌手都不愿打破你说的那种界限,他们大多数人仍受着禁锢。

  JAY-Z:我想这最大的原因是不安全感。你知道,那些成功的人比一无所成的人更害怕失败的感觉,因为如果你没有成功过,便不知道失去这一切的滋味是什么,所以你不会畏惧。所以,你认为那些人为什么会受禁锢呢?是因为他们害怕失败。“我成功过,我有排行第一的唱片,排行第一的专辑,我必须继续做这样的唱片,否则我就会失去所获得的一切。”所以你需要停止制作一首又一首相似的歌曲。人们会找到自己的区域,那个地方令自己舒适,他们会说,“我不会尝试改变的,万一失败了怎么办?那样的话我还要重新回到现在这样,如果我再也回不去了怎么办?”对我来说,其实这也很难,对我来说,《The Blueprint 3》是我所制作过的最难的一张专辑。

  为什么呢?

  JAY-Z:我力图在这张专辑里做的东西,跟我力图在《Kingdom Come》 (2006 )中做的一样,我想开拓之前未曾到达过的地方,在说唱领域开展出一片新的版图。我能够一直很强硬、坚韧、不断地制作新专辑的原因是我允许我的朋友们向我提意见。那些了解我最久的人是使我一直脚踏实地的原因,那些不了解我的人,你也不了解他们的动机。他们每天朝你微笑,“哇,真棒,你又做出了这么好的作品,你是最棒的!”对于一个艺人来说,这样的评价并不好。你应该让这样的人留在身边--那些当你一无所有的时候便跟你在一起的人,他们会自信的说,“滚出去,这简直烂透了!”我欢迎这样的人。

  《The Blueprint 3 》对你来说真的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对吧?

  JAY-Z:当然,但是我觉得这是不可或缺的。从说唱音乐的整体角度来讲,我想这一张Blueprint 比第一张(《The Blueprint》,2001)更好。在说唱音乐中,这是很重要的一步,因为过去人们一旦过了30岁,会努力地假装他们只有18岁,而18岁的年轻人却认为,“我们根本就不是那么玩说唱的,那也太过时了!你们唱什么呢?你们根本就不知道现在都发生了些什么,你们完了。”

  如果对你自己不诚实的话,便不会了解这些孩子。因为你的音乐跟你自己之间存在着分裂,所以那些孩子不相信你所唱的,他们不买账。对他们来说,那些不真实。多我来说,挑战就是制作伟大的专辑,因为总的来说天赋—创作—都是不具体的,它们没有什么截止日期。但是同时,很有可能你第二天醒来便写不出东西了,很多天才艺人,他们有那么两年非常棒,之后便江郎才尽了。你没法知道,所以对我来说,发行我的第11张录音室专辑,让它仍跟过去有所关联,但是我知道它不是《Reasonable Doubt 》(1996),也不是《The Black Album 》(2003),它就是《The Blueprint 3.》,它是它自己的专辑,它跟很多人有关。

  对你来说,这些专辑像史诗一样,每首歌都像一个场景,但是它们都有着前后联系。

  JAY-Z:是的,《Blueprint 3 》是由歌曲组成的,但它的主旨是为了说唱能够继续生存,我们需要提高效率,我们需要吸引更多的听众,它不能这么窄,我们需要让视角更开阔。因为,随着人们的成长,他们的观点也会发生变化,所以你们很有可能会因为他们的成长而失去这些听众,很简单,当初能够吸引他们的那些,现在不一定会引起他们的共鸣了。说唱还很年轻,但是现在它陷入了困境,所以,这就像是,“现在我们来唱点什么呢?该拿这些怎么办呢?”它们不能仅仅是关于震撼,过去,一切都以震撼为主,用脏话来唱,那些都是叛逆的能量,而现在,我们应该重拳出击,我们应该用点新的东西,我们得主宰我们的游戏。

  在说唱音乐中,从某种程度来说,它的听众是一个传一个的,所以你能屹立不倒这么长时间,真的很惊人。

  JAY-Z: 嗯,在说唱鼎盛的年代,我就像是滚石或 U2。

  感恩而死。

  JAY-Z:(笑)感恩而死,太对了!

  你是有意识的带着听众跟你一起前进吗?

  JAY-Z: 是的,但是同时我也不想总做跟之前一样的专辑,从人的角度讲,我没有办法改变我这个人。

  你或许已经不记得了,四年前我们曾在Spotted Pig (纽约西部的一间餐馆, Jay-Z也是老板之一)见过面,那天晚上,比尔·克林顿也在那里,你跟我坐在外面抽雪茄,你说,“嗨,世道变了,总统竟然跟我聊我的音乐!”你还记得那天晚上吗?

  JAY-Z: 噢,是的。

  我还记得你跟奥巴马一起出现的场景,对你来说,两位总统能了解跟你怎么相处,你是什么感觉?

  JAY-Z: 那很难以置信,因为我原本来自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总的来说,我们一直是被美国的政治人物忽略的孩子。我们没有投票的号码,因为无论是谁当政,对我们来说都不会有实质的改变,所以也没有人去参与投票。对我来说,跟奥巴马在一起或者跟克林顿一起共进晚餐。。。非常疯狂,令人目眩。”

  之后你从被忽略变成了成为目光的焦点,我的意思是,政客们开始追逐说唱歌手。

  JAY-Z: 是的,从被忽略变成焦点,被接受。

  作为一个说唱歌手,你经历了多种时期,它对你带来了什么改变?作为个人来讲,你有不少变化,但是从很多方面来看,你成长了,说唱变成了一种更为市场化的东西,也更具有讽刺性。

  JAY-Z:很多东西要去面对,在此之前,一切都是叛逆的观点,之后,金钱进入到这一领域,市场和公司也随之而来,所以你得搞清楚怎样才能让音乐保持纯净,同时,也要利用你的艺术。我认为人们应该为他们所做的音乐获得报酬,但是这也有方法。当你听一张专辑的时候,不应该有这样的感觉,“这是首女孩的歌”,“那是首夜店歌曲”,我不应该知道你在做音乐的时候想的是什么,我不想知道艺术家当时在想什么。

  不想?

  JAY-Z: 不想,当我听伟大的音乐的时候,我所好奇的第一件事便是在录音室里当时人们说了什么,我想知道是因为什么让他们演奏了这首歌并且说,“就是它了,”之后我想了解艺人们当时的状态,比如艺人很饿,艺人很成功,艺人害怕失败,或者录制完成后他们摆脱原有的一切制作出一张伟大的唱片—这些都是一个艺人一生中的时刻,对我来说它们很有诱惑力,比如当 Lauryn Hill怀孕的时候,她写下“他们说, Lauryn,宝贝,动动脑子,用你的大脑/但是相反我选择用我的心灵。”(《The Miseducation of Lauryn Hill》1998年),我觉得那段时间对她来说,简直太有力量了。对她来说,那时候就像是经过一个十字路口,人们都告诉她,“你要做什么?如果你要生孩子你将把事业推到一个很危险的境地”,但是她决定生下自己的孩子,并在新专辑中谈论了这件事。

  真有趣,你在讲不想知道艺人在想什么,而很多说唱歌曲都是关于假想人们已经知道了当时的情形的,比如东岸跟西岸的交战的那些日子,那会儿你正跟其他人有beef。

  JAY-Z:是的,但那只是个表象。我说的是某种更深层次的东西。我从来没有跟他提起过,我记得当我们录制《Moment of Clarity》的时候,Eminem(艾米纳姆)走进我的录音室, 那是2003年,他是世界上最大牌的说唱歌手,他的唱片卖出了2000万张甚至更多,当他走进录音室的时候,我记得我拥抱了他,感觉到他穿着防弹背心。我简直没法想象他有多么成功,他非常热爱说唱,希望一辈子都从事这一行,最终他取得了成功,但是头上却阴云笼罩。他跟50 Cent 及 Ja Rule之间有beef,跟其他人也有,所以他很担心,害怕在纽约街头散步,对我来说,这很令人难过,在你的唱片卖出2000万张之后,你得穿着防弹背心度日,所以,关键问题是,我所关心的是这个事情背后的事情。在听他唱歌的时候,你或许能听出他是在哪里,而我所看到的是他个人的另一个层面,我感到很悲伤。

  你的很多歌曲都是关于负面的,你做了一些事, 另一些事情却发生了。现在你年纪大了,你会用之前没有用过的方式去想问题吗?

  JAY-Z: 当我做第一张专辑的时候,我26岁,那时候我比其他人都成熟那么一点儿,他们差不多17岁就能发第一张专辑了。我没法想象在我17岁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机会唱那些东西,我简直没法跟你讲那时候我的想法有多鲁莽,Nas发行《Illmatic 》(1994)的时候才19岁,那简直是难以置信的成就,我甚至都听不懂。但是当我的首张专辑《[Reasonable Doubt]》发行的时候,我已经26岁了,已经开始内省了。此外,我15、6岁的时候就开始靠自己了,我母亲没有让我离开家,但是她做了一件最好的事情,她允许我探索,她给了我很多建议,“外面虽然很艰难,但是需要出去闯闯。”所以我很早熟,我对这一切都很了解。我的认知一年年的强了起来。

  现在谈论Kanye West(坎耶·韦斯特)你是什么感觉?现在的一切跟你最初看见他和他给你制作音乐的时有什么不同?

  JAY-Z: 他真的比同龄人更有成就,你知道,过去,他作为一个新人,努力朝上爬,他仅仅是一个我的歌迷,而现在一切都不同了。他是个非常惊人的人,他很有想法,知道自己要往哪里走,并且对自己的想法也很有激情,他也很真诚。

  有些时候他的激情反而毁了他。

  JAY-Z:是的,那很棒,我很喜欢。我真的很喜欢他的激情。我的意思是,没有谁是完美无缺的,每个人都要犯错误的,这也是你学习的一部分,我想Kanye . . . 嗯,我知道他所说的他相信的那些,我知道他没有说谎。

  你说的是哪件事?

  JAY-Z: 我说的是Taylor Swift(泰勒·斯威夫特)事件,我想他选择那样做的时机不对,当然,那个行为一下子盖过了一切。 他相信《Single Ladies》(Jay-Z老婆 Beyoncé的歌曲)的录影带更好,我也相信,我想很多人都是那么看的,你不能因为一个人没有获得最佳女艺人录影带奖就把年度录影带奖颁发给他。我想最佳女艺人录影带奖是你在获得年度录影带奖的途中所获得的一个奖项,但是,事实并非如此—这又是关于颁奖礼演出和艺人的另一个话题了。

  那次演出似乎你一直很回避。

  JAY-Z: 是的,这很酷,歌迷们能够见到你,而你也能因为当晚很棒的演出获得唱片销量的提升。这一切都关乎于商业,但是最终,颁奖礼演出一点也不真诚,你知道,很多年了,艺人们在颁奖礼上演出都是自己花钱上的。

  没开玩笑吧!

  JAY-Z:真的,这是最丑陋的骗局,我简直没法相信,但是它就是这样发生了,而这仅仅是因为唱片公司没有钱了。

  之前你一直都对颁奖礼演出很感兴趣,我记得过去,你在谈到格莱美时曾说,“他们不拿说唱当回事儿,所以我干嘛要参加,他们不了解我们在做什么,他们也不在乎。”

  JAY-Z: 这是事实,他们真是这样。对于参加颁奖礼演出的艺人来说,就是一件关于赞助的事儿,而不是认可某人的艺术。Herbie Hancock(赫比·汉考克)很棒,但你就是没法让他打败Kanye的专辑,真的,这不可能发生。这件事让我明白了那些负责无记名投票的人只会挑出那些他们知道的名字,这就是现在说唱世界里发生的事情。

  真的?

  JAY-Z: 我想那伙人压根就不了解说唱,也从没听过Kanye West 的专辑,在处理提名的时候,他们一看, “Kanye West,这个名字我知道,媒体一直有他的报道,那提名就给他了!” 这就是票选的那套流程,我想这也是 Kanye的失败。我很真实的看待这件事,但是Kanye对此却太有激情了,我是说,他为此拍摄了三支 “Jesus Walks” 的录影带,三支,其中两支都是他自己出钱录制的,所以他有掌控权。他真的很在乎这个,但是,回到原点,他的激情被他扯得太远了。。。他没有意识到,那个女孩,Taylor Swift,其实跟他一样。那是属于她的时刻,那不是她的错,她什么也没有做,那也不是她的颁奖演出。他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时间对错误的人做了一件错误的事情。

  那天晚上他给你打电话了吗?你们讨论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了吗?

  JAY-Z: 那天我们要一起坐飞机,第二天有活动,他给我打电话说他没有赶上飞机,我知道那会儿他不想谈论这件事。我跟他之间的关系中我更像个大哥哥。但是第二天他来了,我们在更衣室里聊了聊,我们的聊天很愉快,也很长。我想他选择面对并且向前看是正确的,我一直都这么说,但是我想,最终,我们会为他的激情而庆祝而不是重伤他。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Jay-Z 颁奖礼 潜规则 格莱美 评委 说唱 歌手 责任编辑:编辑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将民族音乐进行到底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