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收藏家曾昌宇:从当代走回传统
2012-03-22 13:00:46 来源: 作者: 【 】 浏览:878次 评论:0

  曾昌宇,吴中地产集团总裁,自称是在上海的外地人。在重庆完成大学学业之后,曾昌宇进入重庆商业电台做记者,还参与推广了已故女歌手陈琳的第一张唱片《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他笑着说自己对音乐、艺术和中国的文化方面还是比较感兴趣。曾描述的80年代是一个在禁锢很久之后开放的状态,那时代的人都是诗人,包括他自己。再小些还是中学时曾和另外两人就成立了诗社,三个人到今天代表了他们这代人的状态,最有才华的那个人疯了,第二个人成为了一个还算知名的作家、文化人,最后一个就是曾昌宇,在商海打拼,一个经济人。那个社会年代过来的人,有伤痕,有些人文情怀。

  重庆之后,曾昌宇就来了上海,最早的时候在一家大型国有企业供职,九十年代中期进入房地产行业,从事与市场对接的工作。在工作的过程中曾发现自己的客群还是有一定艺术品味和艺术追求的,加上自己本身对艺术的热爱,于是2007年,曾昌宇和一位稍年长、同样是从事房地产行业的朋友在苏州成立了岚山艺术馆。艺术馆很自发,也就很自由,有时候他看到上海美术馆(微博)的展览不错,就跑过去找他们,希望把展览搬到苏州去做,最近在做的是一个中央美院的展览。

  岚山艺术馆并没有像自己的名字那样具有“山水云雾之间”的色彩,从成立初期就想做当代艺术,还要做抽象的,曾昌宇曾经觉得传统艺术有一股“迂腐之气”,年少时见父亲作画,父亲一推卷轴,曾就待不下去了。曾说自己和别人反过来,国内多数艺术收藏家、艺术爱好者都是从“传统走到当代”,而自己自“诗歌”的时代起,就先落眼于了当代艺术。

  但是到了2010年,宋元字画、海派艺术又回到了曾昌宇的概念中。曾说这和自己所做的产品,和整个房地产行业的转变都有关系。在苏州待的时间长了,曾总是在想,中国20年的改革开放,除了带来了经济力量的提升,对于国民,对于国家文化的保存,国家秩序的建立,有任何帮助吗?原来的“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不见了,放眼四周,都是现代的、工业的和科技的产品,没有适合“人居”的产品。“人居”不光是关于“人居住的地方”,更多的是一种“人文情怀”,一种对传统的回归和对文化伦理道德的重树。曾想,对于自己而言,最现实的他可做的事情,就是造出一种“让人想回家”的家。过去喜欢外滩的万国建筑群,就喜欢当代艺术多一点,现在梦里更多的是水乡古镇,白墙乌檐,所以吴湖帆的《青峦晓春图》被捧上心头好。

  曾昌宇的内心,对艺术,有一种单纯简单的“形而上”的欣赏,艺术必须看过去是美,想过去是美,回味还是美。收藏只随喜好,看着喜欢得不得了就好,连环画“四小名旦”之一,86高龄的颜梅华老师的作品就是曾近期的偶遇、偶得;收藏要有趣,从朵云轩得来的一幅宋代的书画,就是因为作品极具趣味性,图面让人欢喜;收藏还可以随“姓”,曾国藩的书法扇面,静养身心。此外,李苦禅先生的鹰,弘一法师的字,和与张大千并称为“南张北溥”的溥心畲的作品,曾昌宇寄情与此。

  在当代作品的收藏购买上,曾描述说,“放松得多了”,他甚至不记得自己买的那些作品的作者姓名。庞茂琨(微博)的勾底素描,陈逸鸣的油画,零零散散,办公室也有一幅,依然不记得。

  有一个艺术家值得一提,他将中国传统绘画的意境与西方技法几近完美的结合,他就是林风眠。价格虽然高,但曾昌宇还是收藏了林风眠的作品。湖面和仕女是如此传统的中国元素,却运用西化的表现和投影手法,甚至于勾勒仕女的线条,完全是西派。虽然真真假假,如果一件仿制的作品你喜欢得不得了,它大概也就是一件艺术品了吧。曾昌宇认为的艺术,就是他自己主观的东西。时代会有主流的审美情绪,个人的观念和判断也会变化,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形成了个体阶段性的审美倾向。一幅作品有人喜爱有人嫌俗,社会精神层面的丰富性需要人们都表达自己对美的看法。

  当代的艺术作品价格偏高,曾昌宇诚实地说,这是他在拍卖场上不愿意举牌的原因,动辄几百万,想想不对。而且曾不认为油画的价格会回落到真实的价格水平上,中国的油画都有基金在背后操作,不像中国书画,“水”深,基金很难去操作。油画市场简单直接,只要艺术家活着,画就有唯一可验的出处,打个包;并且成功的例子已然不少,好像尤伦斯,且容易复制。“曾梵志办画展的时候我都去,张晓刚(微博)去苏州办画展我也去,但从来不买他们的东西”。

  曾昌宇说他还是喜欢写实的东西,偏保守。毕加索的抽象,自己看不太明白,只有通过了解艺术家各个创作时期所处大历史环境和当下个人经历,才能略知一二。冷军的,刘溢(微博)的人物,细致到汗毛可见,这种创作时花下的精力,就让人无话可说,加之深刻的表现手法,现实的力量铿锵厚重。春节的时候他去枫丹白露看到一幅静物画,就是一个水果挂在那儿,但是他说他看出了特别多的东西,就像冷军画的一把椅子,刘溢画的一双鞋子,不用凑过去看画背后的故事,只要感受那种静谧的力量。当我笑称这是“王阳明的唯心主义”时,曾很快回应,“的确,就是,这也是我们现在缺的。”

  对于当代,曾昌宇说需要沉淀。很多当代作品,例如张晓刚的,在试图表现一个时期的社会含义,曾直言,这种作品对于他来说,缺乏美。去西方看,美的作品还是直接的,美丽的故事是用心直接可以阅读的,不是用脑。单纯从“美”的角度去看作品,艺术才不会被市场左右。其实,好的批判现实的作品,也是美的,例如石涛,故国不在的压抑精神,体现在画面上是大片的留白,就算不知道这段历史,你也立即能体会到作者那种“失去家国”的悲怆,作品完整地表现了时代。

  微博时代,曾昌宇也是微博的活跃分子,简短地品论艺术,小叹牡丹短暂的花期。他频繁地出现在各种展览现场,从丁乙到张洹再到刘溢。曾说,社会更富裕之后,会有更多的包容,和一种秩序感发自人们内心。人们自由表达审美情绪,从最小的生活细节到看似高高在上艺术作品,还有5000万起售的“国宅”院子,审美无处不在。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收藏家 曾昌宇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高剑飞 玩壶 藏茶 下一篇@国家博物馆:#馆藏精品·青铜器#..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