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中国最重要的策展人批评家之一黄专先生病逝!
2016-04-14 18:40:00 来源: 作者: 【 】 浏览:489次 评论:0



一个十分沉痛的消息:

2016年4月13日晚8点26分,

著名策展人、艺术史家及批评家黄专先生在广州逝世。

 

 “预测当代艺术的未来这个问题已超出了我的个人能力。在我看来,对人类生活进行预测不光没有必要,而且包含着某种决定论的危险,如果非要我对当代艺术的前景有个个人判断,我也许会期待一个重新定义“艺术”的运动。从埃及、希腊、中世纪、现代、当代和中国自己的艺术史中我们都能看到许多次重新定义艺术的运动,后现代主义是最近的一次,观念主义取消了传统艺术中很多语言、媒介方式的界定,取消了艺术创作者与观看者之间的界限,提出了很多艺术史中没有涉及的问题,但是我相信以破坏为价值、片面强调观念的艺术,它的解放能量也许已经消耗殆尽:人的视觉感受能力的退化、制作技艺的退化也许都是这种革命留下的后果。所以,如果要我猜测未来艺术会发生什么,我只会说我期待一个不是由哲学家、批评家而是从艺术实践、理论实践和观看者预期中产生出来的一种重新定义艺术的运动,至于它是由像乔托、达·芬奇、塞尚、杜尚这类先知性艺术家的作品中产生出来,还是由某种群体性的社会机制中产生,我无法预测。我相信,艺术的未来一定是多元的,可以容纳任何东西,不会有决然的两分法。前卫艺术的一个最大的弊端就是先锋与保守的两分法,它不仅使我们丧失了对很多有价值艺术问题的思考,也使我们丧失很多艺术的趣味。”

——黄专

 

黄专,1958年—2016年,祖籍:湖南。1982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历史系;1988年毕业于 湖北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史专业,获文学硕士。曾获“吴作人国际艺术基金会硕士论文奖”;现任教于广州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OCT当代艺术中心执行馆长。

 

黄专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便以不同的方式介入当代艺术活动,他于1985至1987年期间参与编辑了《美术思潮》,1992年参与策划“广州•首届九十年代当代艺术双年展(油画部分)”,1994-1996年参与改版《画廊》,1997年开始担任何香凝美术馆馆聘研究员、策划人,2002年参与策划“重新解读:首届广州三年展”,2005年开始担任OCT当代艺术中心的主任。

 

在其介入当代艺术的生涯中,黄专策划了多项重要的艺术项目:

 

 

1992年参与策划“首届九十年代广州双年展”(中国广州);

1994-1996年参与改版《画廊》;

1995年主持策划美国RMI基金会“重返家园:中国实验水墨展”(美国旧金山);

1996年主持策划“首届当代艺术学术邀请展”(中国北京\香港);

1997年起任何香凝美术馆馆聘研究员、策划人;

1998年主持“首届何香凝美术馆学术论坛”(中国深圳);

1999年主持策划“超越未来:第三届亚太地区当代艺术三年展(中国部分)”(澳大利亚布里斯班);

1999年主持策划“平衡的生存:第二届深圳当代雕塑艺术展”(中国深圳);

2000年主持策划“社会:上河美术馆第二届学术邀请展”(中国成都);

2001年主持策划“城市俚语:珠江三角洲的当代艺术展”(中国深圳/香港), “过渡中的年轻人:中/德/英青年艺术家邀请展”(中国深圳),“被移植的现场:第四届深圳当代雕塑艺术展”(中国深圳)

2002年参与策划“重新解读:首届广州三年展”(中国广州);

主持策划“图像就是力量:王广义/张晓刚/方力均的艺术展”(中国深圳);

2004年策划深圳地铁华侨城段壁画工程;

2005年主持“第二届何香凝美术馆学术论坛”(中国深圳);

2005年起任何香凝美术馆OCT当代艺术中心主任;

何香凝美术馆艺术指导委员会成员之一;

策划“‘柏拉图’和它的七种精灵”展(2005年北京、2006年深圳);

策划“文化翻译:谷文达《碑林-唐诗后著》”大型个展(中国深圳);

2006年策划“亚洲交通:视觉隧道国际当代艺术展”;

主持“亚洲交通:视觉隧道国际当代艺术展”研讨会,主题为“通过艺术发现亚洲;

策划“2006江湖――中国当代艺术欧美巡回展”,于美国纽约JackTilton画廊展出;

策划“创造历史:中国20世纪80年代现代艺术纪念展”。

2007年与费大为、冯博一合作策划“第三届何香凝美术馆学术论坛――中国当

代艺术生态考察”(中国深圳)

策划“气韵——中国抽象艺术国际巡回展”(中国深圳/北京/香港/美国纽约);

策划“预感”展(中国深圳)

2008年策划“征兆——汪建伟大型剧场作品展”

策划“视觉政治学:另一个王广义”

策划“静音:张培力个展”

2009年 “国家遗产:一项关于视觉政治史的研究”

“图像的辩证法:舒群的艺术”

2010年“水墨炼金术:谷文达实验水墨展”

2011“可能的语词游戏——徐坦语言工作室”

等等。

 

其研究涉及古代和当代两部分。他与严善錞共同撰写了三部重要著作,包括《当代艺术问题》(1992年,四川美术出版社)、《文人画的图式、趣味与价值》(1993年,上海书画出版社)、《潘天寿》(1998年,天津扬柳青出版社);另外还出版了当代艺术理论文集《艺术世界中的思想与行动》(2010年北京大学出版社),等等。

 

采访来源:慢点艺术评论。选自南方都市报记者谢湘南于2006年9月21日下午对黄专的采访,发表于南方都市报,并收录至黄专文集《艺术世界中的思想与行动》

 

问:你有没有总结一下自己做了多少个展览?那些展览对你而言会有不一般的记忆与意义?

 

黄专:没有,其实好的没几个,不是说好的,就是说自己觉得这个过程实现了自己想法的其实都很少,没有几个是完整的。我对展览有一个判断标准:那个展览的问题最多,那个展览对我的价值最大。展览有多大影响啊、有多少报导,这个倒不是我的指标。比如96年那个展览被封了(“首届当代艺术学术邀请展”1996,北京),那是个失败的展览,但对我意义很大。

 

 

问:那你现在经常奔波于深圳与广州之间,你对这种生活状态满意吗?

 

黄专:不满意。我也想慢慢改变,处理各种关系也不是我的长处,但是要做这么一个机构(OCT当代艺术中心)呢,又没办法回避。我也想慢慢退出来,但现在还不是太行。现在的生活不是我喜欢的方式。特别是什么场面都要去露露面啊,我是尽量避免,这不是我喜欢的。上次《艺术世界》一个记者采访我,我说,中国知识分子第一条就是要抵制成为公众人物的诱惑。这真是中国知识分子面临的一个当下问题,我说先别说大话,什么社会批判啦,什么启蒙啦,首先是要抵制成为一个公众人物,因为在中国现在成为一个公众人物其实是一个很糟糕的事情。

 

 

问:为什么呢?

 

黄专:因为成为公众人物你就不能按你的思想来说话啊,那样的话,语言还有什么意义呢?对我而言,不能按自己想的去说是件特别难受的事情。我做个展览,杂志要采访那我没办法。因为你做了事情你不能装清高,好像这个事情跟你没关系。但我是尽量避免,做了事,大家怎么看、怎么评论都行,没必要自己再去说什么。中国现在很多文化人在传媒上很有名气了,成了公众人物以后,他自然而就放弃了很多东西,真的是,连他说话的方式甚至性格都会变的,你看他在电视上说话的神情举止啊,那种夸张的口吻,我觉得那是被传媒逼出来的,这的确是一件很要命的事。

 

 

问:那你是不赞成学术的大众化,甚至娱乐化,比如像易中天这样的所谓“学术明星”?

 

黄专:你说的那是另外一回事。我说的是中国知识分子在目前传媒体制中的思想表达问题,为什么我会特意提到中国知识分子呢,西方也有很多知识分子上电视,像英国的BBC,他们就曾做过一个不错的思想家的系列节目,克拉克也在电视上讲文化史,这也许与西方电视节目有某种相对独立性有关,既不依附主流意识形态,也不依附商业意识形态。但即使这样西方很多思想家和艺术家,像哈贝马斯、布尔迪厄、博伊斯、汉斯·哈克都警示过电视传媒作为资本主义的信息体制对独立思想的毒化和扼制作用。在中国情况更是这样,电视这种传媒体制要么使思想表达变形,要么使它稀释。电视的媒体性质决定了它不可能成为独立知识分子的思想表述方式。传播思想有很多途径,主要看你自己的智慧啊。

 

 

问:就是说你是绝对拒绝上电视的。

 

黄专:我还是上过电视的,像中央电视台做张晓刚的节目,作为朋友,那没办法,不过我上电视讲话,尽量讲自己想讲的话。我也上过电视的当,采访一两个小时,结果摘了两句话,没头没脑的放在上面。所以我觉得电视带有某种强奸性,是个很糟糕的媒体,最好你干脆就不跟他来往。还有很多国外的传媒,采访的时候也是只言片语,我觉得这个还不如做个展览放在那里,大家怎么说都可以,你说机会主义也好,理想主义也好,都无所谓。我也看电视,我也喜欢看娱乐节目,但是我觉得如果真正想表达思想不要到电视上去。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迷人的奥地利:萨尔茨堡和因斯布.. 下一篇吴冠中《周庄》拍出2.3亿港元 创..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