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觅处 毛小悲:为年轻艺术家搭建栖身之处
2017-02-24 15:45:42 来源: 作者: 【 】 浏览:597次 评论:0

  2015年初,毛小悲带着觅处的雏形回国,当时刚从国美建筑设计系毕业的严柏露,并说不出有什么自己特别喜欢想去做的事。相遇后,俩人一拍即合,首次合作,让柏露终于找到了自己最喜欢的状态和模样。

  觅处,应运而生,一家专注于孵化与服务设计师与艺术家的经纪公司

  执念:回国去,助年轻艺创者建立个人品牌

  2013年,毛小悲还是国美建筑系的大三学生。她本该和同学们一样,着手准备大四的毕设,然而小悲却做出这样一个决定:休学,并前往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学习时尚营销。

  毛小悲并非不热爱中国美术学院,也并非不喜欢建筑设计,而是有一些问题一直困扰着她。说是困扰,令她好奇更为贴切。艺术的设计与创作到底离市场有多远?美国的设计作品到底好在哪里?好的设计师和艺术家究竟是怎么炼成的?带着这些问题,毛小悲毅然去了美国。

  “毕竟在国内是学建筑设计的,转专业去美国读时尚市场营销,专业的跨度在学习上会比较有挑战性和趣味性。”毛小悲坦言道。美国的课程学习更注重实践性,所以小悲的两年纽约生活,在不断的边读书边工作中度过。她去LVMH当实习助教,去著名的线上艺术社区Behance学习,希望从中探寻到心中那颗好奇心背后的答案。

  在担任一名意大利设计师助理期间,毛小悲接触到了将艺术作品市场化的过程:把某个画作系列推广到米兰设计周,同时成立品牌官网和销售其延伸产品。“虽然那个系列相对简单,但建立官网、到米兰设计周参展、生产产品线,这些设计之外的推广环节,是我想要去了解的。”

  从艺术设计师到市场营销推广者,角色的切换,让毛小悲更为真实地了解到艺术创造的市场化运作,也更加验证了之前自己的想法:成为独立艺术创作者,并非仅仅拥有好作品就可以。

  在中国,有这样感悟的艺术家与设计师或许不在少数,但平台和资源的缺失,是他们共同面临的问题。带着这样一种想去帮助“年轻艺创者树立个人品牌”的执念,毛小悲回国了。

  雏形:不必踏破铁鞋,也能找寻真正的“觅处”

  “在曼哈顿这个永动机般的城市中,汇聚了世界上形形色色的人,每个人都是操劳而疲惫的,没有梦想的人不可能在这里待下去,每个个体都承载着无限的可能。”回国创业后,这股相信的力量也时常带给毛小悲很多的能量。

  严柏露是毛小悲的直系学妹,身为国美建筑系学生会主席的柏露,办过很多场活动。丰富的实践经验,让当时回国后正在筹划设计师服务平台的小悲,找到了她。先从合作开始,当时也没想着创业,毛小悲和严柏露就这样起步。

  毛小悲说,“合作后,我发现和柏露之间非常契合,我们俩共事能把事情很快地推进和落实。”高度契合的价值观和频率,让她们有了将觅处更进一步发展的想法。如今,工作高度密集的俩人,仍然会经常给予对方鼓励,并互相关心彼此的身体情况。

  至于“觅处”是如何而来?毛小悲解释道,“觅处是我在美国时,跟朋友们头脑风暴的产物。当时想要做那么一件事儿,可是应该叫什么呢?其实对于那些有着梦想和追求的年轻设计师来说,他们都有一丝迷茫和无助的,于是朋友们和我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首诗。”小悲希望迷茫而无助的少年们找寻到的那个地方,就是觅处,至于英文名“Meet-True”,除了是谐音外,同时也意味着“寻觅到真正所在”。

  筑梦:年轻设计师与艺术家的经纪公司

  觅处通过整合资源,包括一些品牌方自有的渠道,把自身平台上的设计师与艺术家的设计和概念转变为产品,形成一个分发。“现在以文创类产品为主,之前我们合作过的,比如质造上下杯,我们会跟它合作推出联名款。然后由它们的渠道分发,觅处中间分成;同时,这个联名款会在我们的平台渠道上进行售卖。”

  另外,小悲介绍,她们也会跟进一些线下活动,“目前正在做的是宁波甜品狂欢节,我们希望通过大流量的商业类活动,来推广我们的产品。”

  自2015年12月估值1700万,获340万天使轮以来,通过一年的摸索,觅处团队现在把重心放在品牌联合,设计作品产品化,产品作为媒介,进一步宣传和推广设计师。然而不管进展到什么阶段,毛小悲和严柏露都不忘初心,“我们想做的一直都是能落地和实实在在去帮助与孵化设计师这么一个事情,角色方面更贴近一家经济公司,而不是一个展示平台。这是我们始终定型和坚守的。”

  据毛小悲介绍,觅处的每次联名活动都会定一个主题、一类产品和一个品牌方。“之前有质造上下杯,Homedone美甲贴,还有觅处的手机壳、抱枕等等,现在正在合作的是一个全球充电宝排名第四的品牌,魔笛。”

  觅处选择的,都是生活类产品。因为小悲和她的团队认为,真正的艺术品,是要融入进生活的。“我们会去找一些大家平时都在使用,能够真正提高生活品质的物品来进行合作,这也是消费升级的一个方向。”

  目前,觅处的线上设计师与艺术家平台已经实名入驻了3500名设计师,主要来源于我国九大美院,还有些海外优秀的艺术院校,但也不乏综合类大学甚至是自学成才的设计师和艺术家。审核标准主要是实名认证,以及是否拥有原创能力。

  并且,日前觅处团队正以2至3周为时间点,推出一场设计师的品牌联名活动。据统计,每次上线活动征集到的原创作品数量在一百份左右。这些作品届时会成为产品,进一步地进行预售。

  孵化:更多的“王曼妮”,在这里成为独立设计师

  去年年初,觅处报道了一位年轻插画师,王曼妮。“虽然她画的是黑白插画,但我们发现她有某个很吸引人的点,于是便跟进了一些报道,随后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她。”

  今年上半年,王曼妮更新了画风,画了一组以故事情节取胜的漫画,随后刷爆了艺术圈内人士的朋友圈,拥有超过十万的阅读量。随后,觅处与曼妮进行了签约,对她更加深入地包装与孵化。毛小悲说,“现在不管是她的个人形象还是笔下的漫画都变得更加丰富了,从黑白插画,四格漫画,到现在的连载漫画。我们为她进行了十几个品类的产品开发和衍生品制作,另外动画和网络大电影的合作也正在谈。”

  而觅处,也通过一次次和品牌联名的活动,使越来越多的“王曼妮”得到沉淀。“每次和品牌合作时,都能涌现出可以产生爆款,以及成为品牌主力推广的设计师出来。”

  据小悲透露,觅处目前的每次品牌联名活动都能定向的涌现出2到3名设计师,目前已经上线了5次活动。后续,觅处团队会对这些设计师和艺术家进行密集型报道。同期,也尝试去培养一些略有潜质的设计师。

  觅处团队曾陪伴了王曼妮十个月左右的成长期,由此可见,设计师的孕育是需要一个漫长周期的。对此,小悲表示:“我们现在正在以更快的频率,三周做一次联名活动,以此来期待浮现出更多有潜质的设计师。”

  毛小悲和严柏露经常说自己也是“超级女声”选秀,他们为茫茫人海中,每个有梦想的人都搭建起舞台,使之有了尝试的可能。小悲说,“在娱乐圈,十年前就开始风靡草根造星。其实每一个平凡的人,只要他有才华和梦想,都渴望可以见型的一天,在设计圈也是如此。只是这个行业内整个上升渠道的壁垒是较高的,而我们以平台的方式提供了更多资源,通过市场竞争,则能自动筛选出那些特别优秀,且市场接受度高的设计师和艺术家。”

  护栏:为原创作品建起层层屏障

  原创作品遭受剽窃是每一位艺术家与设计师最痛心的事情之一,对此毛小悲表示,觅处的平台对保护作者原创作品这方面有层层的保护屏障。

  据了解,成功入驻的艺术家在每次发布作品时,能够在觅处的线上平台选择自己想保护的版权程度,为了作品的有效传播,分为五等权限,包括商业不可演绎、商业可以演绎、不可商用等等。

  同时,如果平台上的艺术家遭受到他人的作品抄袭,觅处团队会先采取沟通的方式来调解。“比如说在今年毕业季时,国内知名大学的某位毕业生直接剽窃了我们签约设计师王曼妮的作品,作为自己的毕设,并且制作衍生产品来展示,甚至还进展到了售卖环节。我们得知后,直接以官方渠道与这位学生取得联系,并与对方院校和机构做了协商。最后该学生把她的抄袭作品下架,保护了曼妮的版权,同时我们也保护了这么一个未步入社会的毕业生。”

  另外,如果某件作品属于社会上的抄袭,毛小悲表示,“我们也会有专门的律师来做一个版权保护。”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特邀艺术家献礼全国两会—原石 下一篇魏杰的新架上艺术及其《三界》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