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葵的守候和一个人的生长
2012-05-15 17:03:00 来源: 作者: 【 】 浏览:835次 评论:0

葵的守候和一个人的生长
许江

  采访者:林梢青

    被访者:许江 

    一个真诚的艺术家总是愿意在他的作品里,面对他的成长、他的内心、他的苦痛幸福,与他的渴望。

  许江始终坚守着这样的真诚,就如同他笔下布满伤痕却苦苦守候,仿佛等待着最后一道军令的老葵。

  许江出生于1955年,这一代人,经历了一个时代的沧桑巨变,体味着与时代交织的个人命运。(以下记者简称“记”,许江简称“许”)

  记:这次展览的主题叫“重新生长”,有特别的寓意吗?

  许:我画葵,是画我们向阳花开的这一代人。

  我们这代人经历了两次插队——去农村的“土插队”和去西方留学的“洋插队”,两者都是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考验。

  “先知死,后知生”,个人命运与时代、民族命运高度叠合在一起,是我们这代人共同的生命特征。

  而西方人对葵也不陌生,它代表着苦恋和坚守。

  索菲亚·罗兰曾演过一部影片,叫《向日葵》。讲的是二战中夫妻离散,妻子往东欧找寻丈夫,穿过一片葵园——这里曾是激烈的战场,葵园下埋葬着昔日的士兵。

  最后,她找到了丈夫,他却已在远方成家。回不到的过去和抹不掉的记忆,这是他们这代人的沧桑。

  这就是民族的命运,个人无法对抗,但我们可以选择人类的良知。我以葵作为重新生长的存在者,是想展示一代人的史诗意义。

  德国也是一个特殊的民族,我希望与劫后余生的德国人进行一种对话——如何面对过去,如何梳理沧桑,如何背负历史的果盘,如何面对自我重建与时代重建的使命。

  记:在1989至1990年,你曾经在德国汉堡美术学院留学,那是一段怎样的经历?

  许:当时我不会德语,但还是顽强而勇敢地去了。

  奖学金很少,我通过教授书法、中国画勤工俭学。没有宿舍,就住在教学楼供清洁工休息的杂物间里。

  有一次,我在房间里用电炉做蛋炒饭,油烟味弥漫在楼道里,一位德国教授忍无可忍,敲开门对我说:“您没有地方住,您住在厨房里。”我生气,但无奈。

  在德国两年,我没有和父母通过一次电话。

  有一天,我父母凑了500元钱从邮局给我打来国际长途,但我正巧不在,老人们握着听筒,听着“嘟……嘟……”声整整40分钟,最后失望地回家。

 

  记:德国文化对您有很深的影响,这次展览是不是与之也有一些联系?

  许:我看的第一部外国片,就是《攻克柏林》。那是1964年的六一节,我9岁,电影是我们参加文艺汇演的奖励。

  那个时候,我以为柏林就是世界。

  后来,我在柏林的一个艺术中心看到一个展览叫《溯源》,当时柏林墙还没有倒。有个艺术家把东西柏林的蜜蜂通过特殊管道集合到一个笼子里,开展那天,他裸露上身让两边的蜜蜂一起蛰在身上。

  40天后,柏林墙倒掉了。

  艺术家像一个真言者。当时我想我一定要来这里办一个展览。而2001年,就在那里,我的个展《历史的风景》展出。这真是历史的机缘。

  从德国留学回国已经23年了,这是中国发生巨大变迁的年代,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真正的青壮岁月。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许江 艺术家 责任编辑:编辑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徐冰:平等对待每一个人 下一篇十年磨一剑——陈鸣楼和他的《南..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