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艺术应该反应当下世界的复杂性—洛朗·格拉索个展问答录
2012-05-17 12:15:50 来源: 作者: 【 】 浏览:821次 评论:0

艺术应该反应当下复杂性
洛朗·格拉索,《消声馆》,2012

    采访者:Xue Tan

    被访者:洛朗·格拉索(Laurent Grasso)

  法国艺术家洛朗·格拉索在香港的首次冒险得追溯到2003年,为了制作作品“收音机幽灵”,他搭乘了一架直升飞机在这座城市的上空低空飞行。尽览这座城市美妙及不同寻常的风景,维多利亚港和岛屿岛屿群都被记录在35毫米胶片上,与此相配合的则是一个鬼故事,这件作品之后成了格拉索的职业里程碑。

  当电影上映之后,格拉索的职业立即开始腾飞。2008年,他获得了杜尚奖,并被认为是同代法国艺术家中的佼佼者。之后他由纽约的肖恩·凯利画廊(Sean Kelly Gallery)代理,逐渐在北美树立了自己的名声。

  上周,格拉索为了马凌画廊(Edouard Malingue Gallery)的个展“未来考古学”(Future Archeology)重返香港,展览囊括了绘画、雕塑、丝网以及录像,全面的反映出格拉索对科学以及神话的兴趣。

  此次展品中最为著名的一系列绘画“研究过去”(Studies into the Past),格拉索在这系类作品中运用了16世纪的风格和技巧,并用流星与月蚀来颠覆它们。科幻美学和神秘隐喻贯穿在格拉索的全部作品中。例如,美轮美奂的银色丝网印刷是基于19世纪科学家Camille Flammarion的手绘,这名科学家毫无保留的拥抱他的精神性。而霓虹灯装置《1610I》是对伽利略的占星绘图的研究。在画廊橱窗背后的墙上,霓虹灯制作的“星星”和街景交相辉映,创造了一个感觉的拼盘。

  ARTINFO香港与洛朗·格拉索聊了聊启发他的时间之旅、阴谋论和美军的武器项目。

  记者:你的艺术实践通过多种不同的媒介扩展到非常广泛的领域,你是怎么进行的呢?

  格拉索:我在开始绘画之前会先去拍照,之后做电影——这是我的主要语言——然后就电影的内容,我会做装置和声音艺术,以及建筑结构。最终,我的实践融入了越来越多的媒介,比如说霓虹灯和雕塑。我想根据每部影片都做一些平行的作品,所以基本上我的工作都是项目式的,从影片扩展到装置和其他媒介。

  记者:我从作品中可以看到电影受到了绘画的画面(tableau vivant)构成的影响。

  格拉索:我对制作一件现实的作品非常感兴趣。我不是一名画家,但我所制造的情境都是依赖于绘画。但是它们并不是绘画,而是有关历史与时间的观念作品。每件作品后面都有着故事和各自的层次。人们喜欢绘画并且想要把作品放在家里,这意味着你拥有了第一层,但是在你的目及之外还有更多的内容。
 

  记者:在这些作品中,关于时间的概念其实是模糊的,时间先是破碎了,然后对自己进行了重新定义。

  格拉索:于我而言,穿越是很有意思的想法。“未来考古学”意味着我的作品同时朝向过去与未来。

  记者:能再聊聊你是怎么在作品中建构时间这个观念的呢?

  格拉索:以《学习过去》为例,整个场景来自于16世纪。首先我先用与当时相同的技艺和技术完成了绘画。随后,我把我的电影作品融入进去——那些很像岩石的漂浮物,其中的月蚀。这些绘画就像我当前作品的古老记忆。我把当前的一些东西加进过去里。

  记者:你会认为自己是自己的作品中的时间旅人吗?

  格拉索:我挺喜欢这个想法,并且也这么想着。

  记者:金字塔、流星和月蚀等等都是你的作品中的主角,但是它们在神话学、考古学和古老的文化中有众多的含义。你如何将这些符号转换进当代的理解中呢?

  格拉索:月蚀其实是让人恐惧的安那奇之物,我使用它是因为听说美军用操纵天气以及制造虚假的奇迹事件来褒扬天主教,这就是它的当代神话。我不知道这个故事是否真实,但是我还挺喜欢它的,所以我就用了北极光、月蚀和所有这类的美丽事物。我发现了各种现象之间的联系,以及在我们当代世界中一个更加复杂的理论。例如说,我在阿拉斯加学习了一个被称为“HAARP”的军事仪器,它可以向大气层发射电流并造出假极光。这东西挺美,但却可以成为武器。我喜欢的并不是月蚀和其事物本身,而是有关它们的故事。

  记者:你是否同意你“在自己的作品中进行政治/社会批判”这个说法吗?

  格拉索:首先,我认为今天做艺术就是一项政治行动。你做出作品,然后希望人们对此有他们自己的阐释。这其实挺好的,因为电影也可以让你昏昏欲睡,把你给催眠,就像那些做装饰艺术的艺术家一样。

  更重要的是让人们感觉和思考,并激发他们信众的主动批评,但这只是第一步。

  我并不喜欢非常直接的政治作品,我觉得这太二了。例如说??好吧,我也不想据这些例子,这太幼稚和利己了。

  今天的世界比70年代的更加复杂和纠结。艺术家应该要反映出当下世界的复杂性,而不是给出简单且愚笨的解决方案,比如那些伪革命艺术家。用伪政治艺术介入是非常幼稚的。而且很无聊,艺术不应该是这样。某些艺术家想要在掌控一切的大集团大公司赞助的展览中假装很政治,所以有些时候艺术也很虚假。

  我认为对艺术家来说最政治的行动就是去做一件真正的作品,以及要对那些为了一己私利来靠近你的人说“不”。

  对我自己来说,我喜欢分析这些控制这个地球的工具和仪器,我做了很多有关“等级”(Echelon)的作品,一些列军事监视的项目,以及《HAARP.》我想要研究这些现象。

  “未来考古学”,马凌画廊,展期:2012年4月26日-6月16日。联合本届香港艺博会,格拉索的装置《消声馆》将于本月15日被安放在中环码头四号的顶楼。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艺术 洛朗·格拉索 个展 艺术家 责任编辑:编辑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许仲敏:乌托邦的体验和信念 下一篇摇滚歌手丁武成先锋画家 自称不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