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吴鸿:由伦敦奥运开幕式聊聊真正的“文化产业”
[ 录入者:编辑 | 时间:2012-08-02 12:50:07 | 作者: | 来源: | 浏览:3281次 ]

虽然在伦敦奥运会开幕前的几个月之前,国内的主流媒体就没少用幸灾乐祸的口吻多次报道这次奥运会的组织工作是如何的混乱无序、资金是如何的捉襟见肘,但是,28日凌晨的电视直播还是让我为之一振,我个人认为这是奥运有史以来最让人赏心悦目的一个开幕式!所以,一个好的奥运会开幕式并不在于花了多少钱,调动了多少人力资源,喊了多少震天吼的口号,关键还是在于有没有好的创意!而好的创意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说实话,我对盎格鲁撒克逊人种并无特别的好感,甚至在我所认识的人中,也无特别的英国朋友。我说明这个前提,纯属是要预防那些五毛党们说我是一个里通外国分子.

 

那么,我要赞美这次伦敦奥运会开幕式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是因为它让我们从中充分感受到了人的价值和尊严!这是我们在讨论这个事情的时候,一个最为根本的理由。在这个民众的狂欢节中,我感受到了它对于人,特别是对于普通民众的尊重;它所表现的是民众所关心的问题;它所倡导的是民众所愿意看到的;那么,民众对于它的喜欢也是发自内心的。

 

不可否则,在这次的伦敦奥运会开幕式和四年前的北京那次的相比较中,所体现出来的社会制度、价值观、文化传统的不同之外,最为主要的也是对英国的社会产业结构向文化创意产业转移以来的一次最为集中的体现。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伦敦奥运会开幕式实际上是检验了英国自倡导文化创意产业以来成功与否的一块试金石,而从结果来看,它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四年前的北京奥运期间,也是得中国式的文化创意产业的东风,主政者也是试图要举办一个“文化”的奥运,那为什么结果并不如人所愿呢?其原因,除了如上所述的是非在意识中真正体现了对于人的基本尊重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应该如何来真正理解什么是“文化”产业?

 

文化产业和传统的文化事业之间的最为本质的区别是,文化产业是以市场为基础的大众文化消费工业,这与以主流意识形态的宣传与灌输的文化事业之间最为本质性的区别点。那么,从这个根本点出发,与文化产业相关的几个问题应该体现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一个以市场为基础的文化产业应该是放在一个公平、合理的法律框架之下的。如果我们还是沿用旧的思维习惯,把一切与文化、传播有关的事情都视为洪水猛兽,用国家机器的行政方式粗鲁、简单地对待之,生怕其中出现“不服管”的异类分子,那么在这种愚蠢的“颠覆思维”下,是谈不上真正的宽松的文化环境,更谈不上什么合理的、以法律为基础的文化政策。就像那句老话,“鹰爪下的夜莺不可能有美妙的歌喉”,在一个没有法律保障的,同时又是以意识形态为单一的判断标准的“文化创意产业”的假想中,其结果,必然是面临着一个“有产业,无文化”的结果,更不要奢谈什么“创意”了!

 

其次,产业必须要放到一个公平、公开的市场环境中去检验。政府对于文化产业的扶持和帮助,也必须要在一个公平、合理的机制下,选择那些真正能与民众的文化需求有关、与市场的发展可能性有关的那些“产业”来支持。反之,如果只是简单地把那些吃惯了皇粮的“文化事业单位”换了一个市场化的招牌,甚至是还借改制的名义给了更多的“皇粮”来吃,那么,在这样一个不公平、公正的政策机制下,我们怎么能指望那些高高在上的文化官僚和文化贵族们能产生出真正有价值的“创意”呢?

 

第三,市场是公正的,消费者的眼睛也是雪亮的。既然要谈到市场,我们不可能认为消费者会为那些夹杂了主流意识形态灌输的“文化产品”来自己掏腰包买单的!在国内,你固然可以动用行政手段来强行摊派,甚至是强买强卖;但是,如果要是放到一个国际性的市场中去,其结果不是自欺欺人,就只能是当成一个国际笑话了。

 

第四,市场是有其自身规律的,我们既然从国家的层面上来下决心培育、发展一个文化消费市场,那么就必须要把相关的法律规则的制定,以及监督机制的完善,放到首要的位置上来重视起来。相反,在目前的局面下,政府的政绩需求、“中间人”的上下通达、商人的唯利是图,这三者在没有必要的监督机制的限制下,必然会带来新的一轮的瓜分国有资产和政府资源的丑恶闹剧!其结果是,那些真正需要扶持的文化企业、机构,因为上面没人而得不到应有的帮助;相反,那些官商结合的者因为“路子”的通畅,借发展文化产业的机会,巧立名目,虚报项目,在“文化产业”的名义下,正在实施着新的一轮的权钱交易游戏。君不见,许多地方的“文化产业”正在变成“文化地产”;君不见,那些骗子式的“艺术家”们正在逍遥于官商之间;君不见,那些腐朽、腐败的文化官僚和文化贵族们正在利用文化产业大发展的名义发起着新一轮的圈钱、圈地运动……

 

第五,创意产业的真正目的和终极意义,是发挥个体和那些小微文化企业的作用和价值,而并不是“打造”了多少“文化航母”。如果我们片面地以发展“文化航母”为目的来损害那些个体和小微文化企业的利益,其结果必然是又面临着另一种万马齐喑的局面。实际上,这种伤害现在正在发生着……

 

第六,就“产业”的概念来说,“硬件”固然重要,但是操控硬件的“软件”更为重要。文化产业的核心价值必然是充分发挥人的能动性创造,而在目前的一切只要“政绩”,只要“规模”,只要“数据”的文化产业模式下,人的创造价值无法得到发挥和体现。那么,长此以往,就像手机产业一样,我们固然有庞大的生产流水线和低廉的产业工人,但是不能出现一个乔布斯,我们就只能落得个给别人低廉代工的下场!

[上一篇]娄正纲:生命是一种修行 随心而动.. [下一篇]向京:艺术家进驻淘宝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