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娄正纲:生命是一种修行 随心而动方是艺术之本
[ 录入者:编辑 | 时间:2012-08-07 16:51:49 | 作者: | 来源: | 浏览:3177次 ]

艺术家娄正纲开幕致辞.jpg

艺术家娄正纲开幕致辞 

 

搜狐艺术:这次名为“悦游”的个展应该说是您这么多年来首次在国内举办的展览,是一个什么样的契机促成了这次和今日美术馆的合作?我们看到您在布展中有意识地结合了装置艺术,这种多元艺术的融合是否是您近几年的发展方向?

 

娄正纲:在前几年的时候,我们就曾经讨论过展览的可能性,中国美术馆当时都已经定好了时间和位置,但是最后由于各种原因还是没有做成,我觉得都是机缘吧,或者说刻意做什么不一定能够做出来,到今天所有条件都集合了也就自然有了这次展览。而关于这次展览的表现形式,最初确定要搭一座桥让观众走在桥上观看我的画作,也是一种随性的选择,我当时第一次做这种装置性的作品是在日本的一次展览,当时确定的主题是“七夕”,展厅相当空旷,我就想在那样的空间里怎样更好地展现我的作品,就做了一个吊起的装置,完全是按照空间的结构来安排我作品的呈现方式,就像这次一样,如果给我一个像展览馆那样的空间,我还是会做一个常规性的展览。所以说怎样展现这些作品,都不是很刻意的,包括今天也一样。

搜狐艺术:看您的作品,发现您的作品主题往往是围绕着生命原始的力量和阴阳融汇的自然观来做一些意象上的展现,是因为水墨的特质更适合表达这些主题,还是您自身就对这些古老的哲思特别的痴迷?

娄正纲:我想这和我的人生道路是有关系的,我的人生上上下下起起伏伏,走着走着走成了这样,画着画着也就画成了这样,这是一个过程。我过去画过很多不同类型的作品,在1998年到2002年我的画是以“生命与爱”为主题,过了2002年我开始创作以“心”为主题的作品,我觉得如果你的心在动,你就要随时随地去表现它,一瞬间的作品是你生命中点点滴滴的集合,这是一个时刻的定格。下一步会是什么样我也不知道,我只能说路都要向前看,到那一天你想要表达的东西自然会流淌出来。

 

搜狐艺术:您从2003年开始创作水墨抽象画,在我们看来,可能会认为抽象画是一个特别西方式的概念,抽象这个词还是从日本传到中国来的,而水墨是中国传统绘画最经典的表现方式,那当时您是在什么契机下开始创作这一系列抽象画的呢?

 

娄正纲:我觉得古时人的情趣和现代人的情趣是不一样的。实际上也没有什么传统创新,其实我们现在做的东西过了很多年以后就变成了传统,所以我觉得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精神,在这个时代生活的人们也有自己的个性和情趣。如果现在有闲情逸致画山水花鸟,也许我沉浸在其中也说不定。但是又可能根据我走到现在的经历,我已经很难用一个很具体的花鸟山水来表达我内心的心情和境界,我现在从事艺术创作已经不只是对现实的诉求,更多的是一个内心审视的过程。可能我从小出道比较早,所以路比较长,走在这条路上给我带来了很多欢乐,同时也带来了很多痛苦。我在审视自己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旅程,觉得现在用抽象画更能表达我内心的世界,因为我不会再拘泥一个花一个草那样具体的形式了。

 

搜狐艺术:您旅居日本这么多年,您觉得日本文化对您的创作影响大吗?再回来看中国的艺术,您对中国传统的艺术比如书法和绘画会不会有更多更新的理解?现在国内也出现了很多水墨技法的创新。

 

娄正纲:其实不只是从事绘画,无论你从事哪个行业,点点滴滴都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并不是说我一定要吸取什么或者不吸取什么,有时候可能无形当中受到的影响不只在日本,也许你到某一个国家美术馆博物馆去看展品,那些作品里的元素可能就会成为你创作当中的一部分。其实美术最基础的东西,从小的美术老师教给你的都是一样的,但并不是你掌握了技法就一定能创造出作品,这个作品的创作过程和自己的人生有关系,还有坚持努力的过程有更大的联系。

 

而说到传统艺术比如水墨的创新,其实如果纯粹地看,水墨确实是中国的元素,可是最民族的也是最世界的,中国大部分人总是把中国的艺术和西方艺术作为参照物对比来对比去,其实西方并没有拿我们东方的东西作为参照物,艺术就是艺术,就像信佛一样,你信的不管是哪一教,最后的重点还是重归艺术本身。

 

搜狐艺术:现在因为一个全球化的时代,有很多中国艺术家在创作作品时总是会刻意地考虑外国人的接受度,有意地加入一些西方的元素去迎合别人的眼光,对于这个现象您怎么看?

 

娄正纲:其实如果你接受好了你自己,就不会在意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是大人还是小孩,不管你这个人多有个性,你画的东西也不可能在全世界没有一个人跟你相同,一定都是有共性的。画出来的作品你不会考虑谁接受不接受,谁喜欢不喜欢,如果只考虑到这个的话很难画出一个很好的作品。我觉得创作过程是一个忘我的状态,可能我自己都会发觉的喜好,但更多的可能是种境界,我创作出来的作品一定是会有共鸣的,不管共鸣多也好少也好,就算没有共鸣也是一种感觉,我觉得些外界的反应都无所谓。可能我在过去也有会一种别人会不会喜欢的考虑。像我小时候,我就觉得我的人生是不得不的人生,不管我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周围都是这样书画的氛围,但是现在爱谁谁了,你创作艺术就一定是一个很自然的状态,可能上天给你一个启示让你再去发现,就这么简单。

 

搜狐艺术:之前看过一个说法,国内的书法家可能更遵循于传统,但往往技法会被拘泥于传统中很难找到突破,而日本的书家更注重艺术的构思,首先想的是用自己的技法发展崭新的方式去表达更深层的感情,您对此怎么看?

 

娄正纲:嗯,比如说中国有一些展览会我会作为普通观众去欣赏,有些比赛也请我去当过评委。有一次我去看一些拍卖的画作,当时是预展,我一进门发现有一面墙上挂的六幅画一模一样,我就在想怎么会有一个人拿了这么多作品来参展,等我走近一看才发现名字是不一样的,就是因为这六幅作品曾经在同一个展览展出过,表现的主题都是西北山水。可是我觉得并不能说对于西北山水六个画家所有的感受是一样的,所有的笔法也是一样的,而对西北山水个人的感觉是什么我完全看不到。特别是书法,遵循传统似乎已经成了定式,当你看到一幅书法作品的时候,大家的欣赏角度和模式也都是一样的,就像欣赏的固定模式一样,看这个字是什么体写的什么内容,从头能不能念到尾,是什么样的构图和工笔。但是欣赏艺术作品的时候,我觉得你不用去考虑那么多外在的理性的东西,你就用最直观的感受来感觉这幅作品,哪怕是书法也不要考虑我认不认识这个字,这幅作品究竟给你什么感觉,是痛苦的还是快乐的还是没什么感觉,这些其实都是感觉,艺术有时候就是最直接地对人类感情的冲击。

 

搜狐艺术:那您在之后的创作中有什么新的构想吗?还是走一步算一步?

 

娄正纲:对,走一步算一步。我基本上画风在三五年之内就会改变,我人生的理想中想画的作品就是白中有白黑中有黑黄中有黄红中有红,既存在又有融入,虽然这个道理我明白,如果真的让我现在画的话,我不见得能够表现它。有时候人必须走到那个特定的阶段才能理解一些以往不懂的东西,又可能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去表现它,因为你也知道这个存在和融入是老子的境界,有多少人又能修行到那个程度呢?生命是一个修行的过程,艺术创作是我修行的一种方式。最后我能修行到那儿吗?我也不知道,所以我现在也不敢说我到底将来会画什么。

[上一篇]听王劲松讲述他的90年代 [下一篇]吴鸿:由伦敦奥运开幕式聊聊真正..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